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什麼是「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



教育是因你是甚麼樣的人而發生的。教育是因你和孩子在一起時是怎樣的人而發生的。教師的天才與智慧在教育上幾乎並不發揮甚麼作用。教師通過語言所表達出的內在價值,是取決於這個教師是如何感受和體驗那些他將要呈現的內容,以及他可以在孩子心中激發起怎樣的感受。

~Rudolf Steiner, Discussion with Teachers


教學準備日時聽到一位講師的分享,他說:為何要關心空氣污染,因為人每天只要吃兩到三餐,每天才喝幾次水,但空氣呢?我們無時不刻都得呼吸啊!


聽到這,我的內心忽然一動。賓果,就是這樣啊!好的講述就是如此!

我想從這段話試著整理一下,對我而言,什麼是「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法。


我們每個人應該都有自己在乎的價值、知識或產品想推銷或推廣給其他人。比方說您是一位教師、家長或業務。


但該如何做(教)才能有效的傳達這些知識與價值、產品呢?


以這位講師來說,他談空污的重要性,他的目標應該是希望大家能認真對待這個議題。這時他大可以講述很多的專業用語,但我們最多只知道他很專業,然而老實說,你專不專業到底關我什麼事。





所以有效的教學或推銷不是證明講者(教師或家長、業務)很有權威、很專業,而是要試著建立連結。


建立什麼連結呢?建立這個知識概念和學習者之間的連結。


當他說:人每天只要吃兩到三餐,每天喝幾次水,那空氣呢?我們無時不刻都得呼吸啊!(所以…)


聽到這,我們會不會開始注意聽他接下來要說的東西呢?我們於是明白空污這個議題絕對和我們每個學習者有密切關係。因為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呼吸。


如果我們都在意吃進去的食物和飲用的水,有什麼道理不重視空氣的品質呢?


換句話說,這位講者成功的讓他想談的議題與在座的每位學習者產生連結了。


這時他如想進一步談論更深入的概念,也才有成功的機會。


所以,我想即便是傳統講述的教學,如果能時時刻刻做到「以學習者為中心」,又何嘗不行呢?


但容易嗎?

時時刻刻充份讓自身想要傳達的訊息(知識、概念與產品)與學習者產生連結?對我來說,這真的不容易。又有幾人能做到呢?


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機制,例如學思達或分組合作學習或學習共同體。透過這樣的機制製造舞台讓學生有表現與成功的機會,讓課程自然而然變成一種「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模式。


如此一來,我們的學生才可能學到真正核心的能力(學思達),他們也才能開展自身的天賦。而我們,才有未來。


註:


在某講義看到了「學習者的主體性(learner-centered)」這個名詞。



在我的理解裡,我以往是將它理解為「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課程設計觀。今天看了講義後,發現它大概包括四個原則:

學生是主動的學習者(active learners)、


學生是知識的建構者(knowledge (co-)constructors)、


激發學生內在的動機(intrinsic motivation)、


教學回應學生差異性及多樣性(responsive to learner differences and diversity)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計步器裡的薛西佛斯

每天會自動歸零的計步器們很像希臘神話的薛西佛斯呀。每到一天裡的某個時點,計步器無聲無息自動歸零。沒有命運的交響樂從它的身後響起。它只是倏地從五位數變成一個零。沒有壓迫但也不容分說。




不論前一日走了幾步,五千步也好,一萬步也罷,通通得打掉重練。

而,決定日行萬步者,每日每日,一天一天,醒來之時,都必須從零開始設法累積步數直到一萬。這樣的積累與歸零、歸零與積累,也許沒有什麼神聖意義,沒有強烈如薛西佛斯的悲劇性。

但,作為人本身,抗拒一種身體的惰性與各種生活裡的意外,仍然堅持日行萬步,我想只有走過的人才明白其中滋味吧。


***
同場加映:

昨天友人來訪,大夥聊了一段時間後,宅配夫妻開始起身原地踏步惹。

友人好奇的問,日行萬步後有何明顯的改變嗎?

有啊。

1、身體抵抗力變好了。

2、頭痛頻率減少很多。

3、健檢出來了,日行萬步一年有餘,紅字都不見了。

4、以前半夜頻尿也沒了。

5、有段時間都吃降尿酸的藥,現在不用了。

6、半夜夜咳的情形也沒了。

7、所以,晚上睡眠品質好很多啊。

8、心理上,覺得很多事不是辦不到的問題,而是我到底有沒有決心。


9、再來是如果身體還有狀況,就比較能排除不是運動不夠的問題,可能是外在環境的問題,例如我發現以前我喜歡點薰香,結果某家的薰香真的很可怕,每次一點它,就會引起劇烈頭痛。爛透了。當然最好是不要隨便點薰香啦。其實家裡乾乾淨淨的味道才是最舒服的味道。

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城市的英雄

這張照片裡的崩塌路段正好是事發當晚我們夫妻開車行駛的路段。




當時晚間快九點左右,我們從媽媽家慶祝完老爸出院和父親節後準備回家休息,我們沿著凱旋路行駛,途中老婆聽到後頭有消防警笛聲連忙讓路給他們。

之後消防車停在凱旋路和二聖路的交叉口,我們此時也按照往例慢慢左彎進二聖路,這時我對老婆說,在冒煙耶。馬路正中央的圓形孔蓋一直在冒煙。

我也瞥見了消防隊的弟兄,很年輕的模樣,好像還和夥伴談笑著下車快速著裝,便開始處理…

對他們而言,這又是如同以往平常的一天吧?

二聖路上,我們開了約幾百公尺,又右彎進英明路,這時二聖路和英明路已經交管了。禁止人車進入。

昨天聽新聞說,凱旋路和二聖路的消防隊員在此傷亡最重。

那幾位弟兄不知如何了?平安嗎?

我們回家了。

他們反而正往最危險的處所奔去,最危險的處所是他們的工作場所。

我瞥見了消防隊的弟兄,很年輕的模樣,好像還和夥伴談笑著下車快速著裝,便開始處理…

我一直停留在這個記憶畫面裡。

學得更好

這幾年很開心自己改變了教學,持續幫助了一些原本不會被注意的孩子。以前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上學期許多學生原本是D咖,這學期忽然變成了A咖。 讓同班同學驚呼不已。 他們的地理、歷史成績依舊,但公民卻愈來愈表現亮眼。這群學生從來沒有放棄學習,只是不知道如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