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執政黨等於政府嗎?

國中公民第三冊第5章【政黨與利益團體】

請大家先自行閱讀5-1課文,並依照課堂引導單回答問題,給各組5分鐘。

請各位思考一下,這張圖裡面出現了許多雙箭頭;想請大家思考看看這些雙箭頭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請各組至少寫出兩個。

好,那我們現在來看各組的答案?請各組亮牌。

有同學認為這裡的雙箭頭代表的是他們會互相影響,或互動。

還有別的想法嗎?

哇,真的很精采,很好。同學有提到雙箭頭代表的意義也可能是利益的交換。

我有些好奇你們寫的是「組成」是什麼意思呢?

政黨可以跟利益團體組成政府,或者是利益團體也有可能會參與政黨,或公民也會參與政黨或利益團體。

太棒了,老師真的很為各位的回答感到驚歎。你們真的很棒,可以想到這麼多雙箭頭所蘊含的意義真是太好了。

接下來,給各組3分鐘時間,請同學思考一下政黨的角色在這一張圖的位置具備什麼樣的意義?

如果請你們用一個物品或東西來加以形容,你會用什麼樣的話呢?

思考看看。

音訊檔轉接器?

這是...,把mp4轉成mp3之類的程式。請多說一些。你的意思是政黨將各種公民的聲音轉換成適當的聲音傳達給政府?哇,很精采。

其他組呢?嘴巴?政黨是公民的嘴巴?還有呢?天平?很好。

現在給每個人2分鐘,請根據剛剛的討論將個人認同的答案寫在自己的引導單上。

接下來的問題是講義第五題,你認為政黨等不等於政府?同學可以從課文裡面找答案。

非常好。

第一組同學認為政黨不等於政府,因為政黨裡面包括了執政黨跟在野黨;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你認為執政黨等於政府嗎?老師想追加這個問題:執政黨等於政府嗎?各組3分鐘討論,並將理由寫在小白板上。

第7組認為等於,因為課文說,執政黨組織政府。

其他組呢?

很好,有同學認為政府裡面也有在野黨是嗎?在哪裡看得到?立法院。國會裡確實也有在野黨,政府不是只有執政黨。他也是政府的一部分。那麼這裡的政府是指什麼意思呢?

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

2018學思達年會短講【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事】講稿


高雄市英明國中郭進成

前幾天讓學生開始一一練習表達,讓每個學生拿著麥克風講話。輪某個學生的時候,他一拿到麥克風開口才講不了幾句話,就立刻掉眼淚了。



我有一點驚訝,也有一點困惑。

這時候溫暖的班上同學對我說:老師,他(小越)很容易緊張。

喔,原來是這樣啊,我鬆了一口氣,這時我轉頭溫和的對掉眼淚的小男孩說:「小越,沒關係,如果你還需要一點時間準備,那麼先把麥克風傳給其他人吧。」

為了讓課程流暢,我讓小越把麥克風傳給其他人繼續課程。

下課後我請小越過來找我談話,小越一聽到我要找他談話,眼淚掉得更多了,完全止不住眼淚。

我請小越坐下來,我也坐下來開口問小越——

小越啊,老師很好奇,你剛剛明明這麼緊張,怎麼還願意拿著麥克風啊?

好奇妙,才這麼一個問題,小越的淚水立刻止住了。

我繼續對他說——

老師真的很欣賞這麼勇敢的你,明明這麼害怕,還願意拿著麥克風講話,雖然這次沒有完成,下次再試試吧。

剛剛還在掉眼淚的小越、整個還紅通通的臉,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很平靜的小越。

真的很奇妙。

幾年前的我應該很難想像我可以這麼和學生對話吧?這麼平靜的、且溫和的看見學生的認真與努力、欣賞學生的認真與努力。

當我看見了學生、欣賞了學生,就能連結到他的內在渴望,就能給學生力量啊。原來被看見、被欣賞是這麼重要的事。

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

這個暑假,我和琇芬去某間大學分享,下課十分鐘的時候,我在大樓日行萬步。

我刻意繞了遠路走到某個樓梯間的時候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這個聲音是——

咚、咚、咚

難道是什麼校園靈異事件嗎?

心裡有些小小的訝異,我當下第一個念頭是這樣。因為這是暑假除了這一層樓以外,大樓基本上是沒有人的,可是怎麼會有一點像在敲門的聲音在撞擊?

我忍不住好奇靠近樓梯間一看,原來是一隻麻雀被困在教學大樓裡面了,教學大樓的樓梯間是推窗式的,雖然推窗有打開但只有一個小小的縫隙。麻雀雖然很努力,認為這明明就有一個可以出去的出口,怎麼他還是一再的失敗了,因為縫隙實在太小了,麻雀這樣子飛翔的速度是很難找到這個縫隙的。

我開始替他有點擔心,於是我找了一個機會靠過去幫忙把樓梯間的所有推窗都打開了,然後我立刻退到角落等待他,看他是不是能夠順利飛出去,沒想到麻雀也安靜地躲在某個角落不敢靠近。

哇,原來他也害怕我,雖然我自己覺得我是好心的在協助他,可是他應該很難明白我的心意吧?

所以我再換了一個角落,這時麻雀才驚慌失措的重新朝推窗飛去,沒想到飛行的角度不太對,又撞到玻璃窗掉在地上了,幸好第二次他又從地面飛起來的時候很順利的脫困了。

一下子這個空間只剩下我,我看著這一個窗戶,靜靜的看著一會,心裡面有一些奇妙的感覺。

一時之間還說不上來,回去用臉書寫成文字之後,我才了解自己的內在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這隻受困的麻雀就是幾年前的我啊,幾年前陷在教學低潮的我,那時的我也是一樣受困吧,那時身旁或許也有很多人試著伸出援手吧?

大概

不太確定

我想我應該一開始也是一一推開這些貴人的手。

後來才慢慢走出來,這時才聽到了張輝誠老師的演講、聽到了李崇建老師的工作坊,我才更加明白我想做的改變。

很感謝這一路上的貴人。所以當天晚上我在臉書上回憶著白天受困的麻雀開始感謝這些帶領我學習與成長的許多人,家人、貴人和老師。

過了幾天,啊,不對呀,我還漏掉一個人,還有更重要的一個人,我忘了感謝自己。

感謝自己雖然受困了、陷入教學生涯最大的低潮,仍然為自己做了一個很重要的選擇和決定,我不再責怪學生、家長或其他身旁的人,我想改變自己。不放棄自己,這麼努力的學習成長。

沒想到我居然花了更長的時間才看見自己和欣賞自己。

原來看見自己、欣賞自己是這麼困難的一件事啊。

最後我想跟各位夥伴說說學姐的故事。不是這一個學姐,而是在我主辦與帶領工作坊的過程中,有些夥伴一再的回來參與我的工作坊,很感謝他們的肯定。

但我心裡面也有一些好奇,其實這些學長姐他們的能力,很多都超過我了,怎麼還願意回來參加工作坊呢?他們還可以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嗎?我可以怎麼安排來幫助他們學到更多呢?這時候我想到了一個方法,我開始邀請這些經常回來參加我主辦工作坊的學思達老師轉換角色擔任各組的助教或者說學長姐,我很高興我這麼做了!

當我這麼做之後,後來陸續收到許多學長姐給我的回饋。

他們說和這些願意開始進行改變的老師們相處後,他們才發現這些老師在教學現場所遇到的困難或想問的問題曾經也是一兩年前他們會遇到的困難或他們會問的問題,讓他們驚訝的是這些困難或問題現在對他們來講大部分已經不存在了。

所以他們很感謝有這樣的機會擔任學長姊,讓她有機會從另外一個角度來學習,發現自己真的成長了。

是啊,這就是我想告訴現場學思達夥伴的事——

從剛剛的小越的故事、麻雀的故事以及到學姐的故事。

我發現最重要也最困難的是看見自己與欣賞自己!

在座的每位老師未來無論你是擔任學思達講師或者是陪伴許多教學社群的帶領者,我想邀請你們經常記得這件事:只有當我們懂得看見自己與欣賞自己的時候,我們或許才更有可能也看見夥伴與欣賞夥伴吧。

謝謝

學得更好

這幾年很開心自己改變了教學,持續幫助了一些原本不會被注意的孩子。以前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上學期許多學生原本是D咖,這學期忽然變成了A咖。 讓同班同學驚呼不已。 他們的地理、歷史成績依舊,但公民卻愈來愈表現亮眼。這群學生從來沒有放棄學習,只是不知道如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