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1日 星期日

宋太祖為何「不得不」定都於開封?

想起國中讀歷史的考題,請問有哪些朝代定都於洛陽?

但更有意義且值得思辨的問題是為何洛陽會成為許多朝代國都的首選?

正如同讀宋太祖一書時,書中討論宋太祖為何「不得不」定都於開封這樣的問題絕對優於只問學生宋朝定都於哪裡有意義許多。



書中引用英國地理學家柯立希在《大國都》《Great Capitals》的觀點,很簡單易懂——

適合建都的三條件:

1.岔路口。意指交通便利之地;
2.穀倉。意指都城附近地區糧食以及其他物資供應能滿足都城平時和戰時的需要;
3.要塞。意指交通地理形勢好,便於防守,以利安全。(以上摘自網路)


但需要一一討論各朝代定都於何處和原因嗎?倒也不用。

重要的是利用一個精選的範例讓學習者好好思辨一回這樣的課題,其他就可略過不談。透過見微知著的教學歷程來培養學生思辨的方法和能力才是關鍵。

例如毛翊華老師會和學生討論——


講遷都,最著名的就是北魏孝文帝,從平城到洛陽。
課本直接把它歸為漢化政策之一,我會問:為什麼遷都和漢化有關?

其實這個問題就是在問學生:

為何北魏孝文帝要從平城遷往洛陽?

我們常擔心教學時間不夠無法和學生好好討論和思辨這樣的問題,只是時間不夠,或許可以減少和取捨相關的討論,但如果一直都沒有給學生這樣的思辨練習和學習,再多時間學習可能也意義不大了。

時間不夠可以少(思辨),但不能沒有啊。

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寒輔報告檢討

國三公民寒輔報告,三分鐘的簡報,我用隨機指定的方式讓各組派人上台報告。各班學生的配合度很高,一畫完海報,還會互相口頭練習,直到我抽號決定出各組應派誰上台,才全力協助報告者準備。真的很令人欣慰,但各組報告後,發現需要注意改進的地方也不少,例如有同學緊張到完全說不出話來。







未來如何讓學生報告的更好呢?

1、音量適中:聲音的大小、速度都要多加注意。有同學一直在唸稿,速度好快。能不能平穩和自信的報告。有同學忘了看台下同學,這樣無法了解同學的感受,他們究竟有沒有聽懂我的報告呢?

2、內容流暢:不是報告就好,而是我的報告有沒有幫助同學掌握重點?也不是報告愈多就愈好。如何有效的表達和說明呢?

3、報告重點:為何要學會這個概念?如何更有系統的整理、摘要課文讓同學學會、聽懂?






對了,我想到以後各組每人都要畫一張海報並上台報告二分鐘。來找一個主題讓各組腦力激盪一下,當成個人學期作業。例如由我整理出公民第一冊到第五冊30個重要概念(每班學生大約30人),讓學生抽籤,抽到哪一個概念,就請學生準備這個概念的海報和報告。

而且,第一冊到第五冊哪些才算是重要概念也可以讓學生一起學思達。或許也可結合【有或沒有hit or miss】的桌遊機制讓學生共同思考各冊的考試重點/重要概念。

等所有學生準備好報告後,日後的每次上課,就抽兩個同學上台,並由台下同學來評分,評分項目有海報、口條、台風和內容四個重點。

順帶一提,請學生上台報告的時機點,似乎可以是一上課的前5分鐘,以及中間課程告一段落的時候。

整體而言,這次寒假輔導國三學生的上台表現很值得肯定。

2016年1月22日 星期五

鑽石競標2.0版

自從讀了《弱者的力量》,簡錫堦老師書裡提到的權力之星活動讓我大為折服。

如何讓更多人能夠明白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運動以及這幾十年台灣政治與社會的病症根源?他認為運用團體的體驗活動將更能有力的說明。

雖然他只簡單介紹了這個活動設計,即便如此,我仍設法把這個活動設計和不久前常帶領的鑽石競標活動結合起來,果然效果強化許多。








今天就在南投草屯中學帶領這個鑽石競標2.0版。

這個升級版體驗活動核心概念是想試著引導在場的老師們共同關切制訂遊戲規則的重要性。這裡連結學科的地方,自然指的是立法院討論並制訂出攸關全民的各種政策法案

我們關心教育、關心教學帶給下一代的影響,卻往往忽視政治場域規則的更改與修訂對於下一代生活福祉的根本影響,那麼很可能就像今天下午這一小時進行的活動一樣讓人驚悚。一小時的活動再現了台灣這幾十年來的政治現況:不透明且偏向少數財團、特定利益人士的政策分贓深刻捲動著你我。

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活動中,當我向在場的老師宣布:贏家可以利用三分鐘共同討論來制訂第二輪的競標規則,同時無論他們制訂什麼規則,其他人都只能配合服從時,這樣的提示似乎又隱隱反映出台灣幾十年來公民社會政治冷漠的情形。

經過三分鐘,第二輪嶄新的競標規則終於被制訂出來了。贏家們如此宣告:

規則一、卡牌(籌碼)的分配依各組人數乘以二。(因為贏家小組人數最多)

規則二、本組贏得競標時,獲得鑽石的數量可以乘以三倍。

規則三、流標的鑽石由擁有鑽石數量最多者獲得。(看以中立,但目前擁有最多鑽石者,正是他們)

規則四、所有競標結果,贏家小組都可抽成百分之二十。



一宣布完,群情嘩然。

我笑著說,好,現在我們就直接開始進行第二輪遊戲。

其他小組高喊,不行,我們需要時間好好討論該如何因應這個情勢。我故意回他們,不可以討論唷,這樣不符合台灣人民過往的表現(沒有團結)唷。

還有人說,那這樣的話要革命啦。

是啊,當然要革命。因為我們在這一個小時裡,似乎呈現了這幾十年台灣的政經發展脈絡,這樣的時間壓縮讓每個人更加警覺規則對於遊戲公平的影響一旦規則不再公平,無論個人再如何努力、再如何辛苦都無法改變遊戲的結果了。

我笑著說,沒想到贏家小組竟然在短短幾分鐘就可以如此墮落啊,完美扮演了以往上層社會如何透過修改法律政策徹底掌握經濟果實的模樣,值得大家給予鼓勵肯定,因為有贏家小組的示範,才讓我們有機會近距離觀察既得利益者的想法與做法。(我彷彿還聽到了密室協商的嘿嘿嘿笑聲)

現場老師們大笑。

我再說,幸好這只是一場遊戲。令人擔憂的是,這真的只是一場遊戲嗎?

話說回來,這或許正是這麼多人士、團體紛紛投入立委選舉的原因吧!

謝謝黃校長和草中團隊的協助,讓我有機會和更多關切社會科教學的夥伴們分享我的一些心得。

自知者明

最困難的是自知之明。最可悲的又是我們往往自以為了解自己。

那麼怎麼自知呢?

有人說,從最艱難的關係裡看見自己。你最不喜歡和誰相處,也許裡頭有些功課。

相仿的,有人說,從你最不喜歡的人事物裡看見自己。榮格說,就是內在自我的一種投射。

這些道理有點道理,至少對我而言。


我經常在某些讓我生厭的人事裡,看見某個我。我寧可不見,卻在心中紮根的我。

幸好,我漸漸能夠明白那個我是真實的,但也只是一部分的我。

我是笑的、不笑的、哭的、不哭的,憤怒的、溫柔的一言難盡的我。也包含了總自以為是的我。

這樣的我,我也願意試著去接納和理解。

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寒輔複習闖關活動

寒輔的課太滿了,無法和大家議課。

每天上午都是連三堂或連四堂,就不開放觀課了。

倒是可以談談我的課程設計,寒輔每班二節課,第一節課我會請各班準備四張全開海報紙,然後裁成八張半開海報紙,每組一張。把全班分成六組。(公民每冊都是六課,分成六組方便認領)

1、請各組學生花15分鐘,閱讀一課,準備一課的重點摘要和設計闖關的問題至少六題。

2、把這一課的重點整理成心智圖畫在A4白紙草稿上,經我核對之後,再畫到半開海報紙上。25分鐘。







3、練習組內報告。5分鐘。

第二節課。

1、六組上台報告,每組5分鐘。30分鐘。台下每個人都要做重點摘要並完成一整冊的心智圖(請學生準備A3大小的白紙),做為評量。

2、剩餘時間,進行闖關活動。各組派一人當關主,其他人到各關去回答問題闖關賺金幣。約10分鐘。

3、結束之後,結算成績,頒獎。

提供各位參考。

期末賓果活動

今天讓學生進行期末賓果,先請學生用A4白紙折出4*4的空格,在空格內分別寫下班上16個同學的座號(時間不夠,可寫9個同學就好),加上想給他的回饋、肯定或鼓勵文字。(10~20分鐘)

寫完後,請各組檢討期末考卷10~20分鐘。以上為事前準備,剩餘時間就進行賓果活動(20~30分鐘)。

時間一到,就由我利用手機的抽號app抽號請學生解釋考題。

完整說明者可喊出一個座號,並唸出給該座號的讚美/鼓勵。同時也詢問其他有寫到這個座號的同學舉手,再視情況邀請一、二位同學一併給予該座號回饋。但如果解題不完整就抽下一個,只有答對者才能喊賓果的號碼(座號)。

連線四條就賓果(時間允許,如果時間不夠,可視況調整二條、三條),可以抽獎,自選下表一個號碼。


最大獎是電影票兩張(我自己覺得啦),不過學生最想要的可能還是餅乾。







最後某班有兩位同時賓果,結果一個抽到學校的獎勵卡,另一個更好笑,抽到棒棒糖一支。



全班瘋狂大笑。

考卷也檢討完了。

此活動大約需要一到兩節課。

效果有二,一個是檢討考卷,另一個讓學生欣賞他人和自我肯定。

2016年1月18日 星期一

老闆強人所難?

不久前曾聽到一場分享,講者提到他求職的經驗。

一出社會,大學畢業生當然沒有工作經驗,但求職的履歷又常常被要求要有正職等工作經驗,他認為資方是強人所難。

真的嗎?

我有所保留。站在資方的角度,有十幾個人來應徵同一個工作,其他人都有正職等工作經驗甚至還有前任老闆的推薦函,你會用誰?

難不成用一個一點工作經驗都沒有的求職者?

是誰強人所難?



宋太祖即位後,有一次質問一位將領王彥超,為何當年你沒有收留我?

將領機智的回太祖,因為我這裡是小地方,根本容不下像陛下這樣的神龍啊!更何況,要是我當年真的接納陛下了,陛下怎麼還會有今日的天下?

作者王立群對此評論:

「王彥超沒有收留當年的趙匡胤完全正常。儘管他日後當了大宋的開國皇帝,但在當時,在趙匡胤沒有完成對自己的證明時,誰會重用這個年輕人呢?沒有證明自己的能力,就沒有理由責怪他人。」

比較讓我好奇的是——一個沒有正職等工作經驗的求職者如何面對類似的挑戰呢?其實這樣的要求難道不是一個很值得去看待的挑戰嗎?

而以往成千上萬相同情況者又是如何應對呢?

如果是我,我又會如何處理呢?

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家長的關心

那天教務主任來轉達某班家長的關心,提醒我進度似乎落後了。

很想請家長來學校觀課,認真的跟著這個班級一天就好,看看我的課堂,和這群孩子另外的七堂課,然後,他如果還是只關心進度的問題或考試的問題,我就認了。

這兩天給孩子寫回饋表,某國三班好幾位學生寫著,公民課是他們少數清醒的課。





什麼是進度?

是指我們社會的公民素養嗎?

如果家長是關心這個進度,我確實是汗顏的。但我很努力在改善。我知道我在課堂上教的一大部分,段考都不會考,但這些和學生的思辨與討論,會讓他們更有眼界。

對了,下次如果教務主任再來轉達家長的擔心時,我會建議主任邀請家長一起來觀課。看一天就好。看完學生一天八堂課後,我們再來好好討論大家關切的進度。

觀課心得:對知的渴望

觀課老師希望暱名。

進成老師,你好

    12/14(一)那日的觀課,除了議課提了些問題,也聊了很多,心情很是暢快,真是謝謝你!

    觀課過程中,除了感受到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互動是溫暖的,更讓我一直耿耿於懷的是,同學們高品質的參與---在討論時我沒發現有同學在聊天(論說的論說,傾聽的傾聽)、學生的踴躍地發言不是單純地為了分數(從學生的眼神、肢體動作感受到他們對知的渴望,也沒隨即追問給分與否)、教練幾乎都會主動的帶領其他組員。在我的課堂上,在某些班雖然也享受過同學們積極參與的愉悅,但就像一條品質管制不佳的生產線,品質的好壞不是很穩定。

    離開後,我比較了一下你我課堂上的差異,發現:

1.我給予討論的時間太短了(我有個計時器,通常設定30秒~1分鐘),因此連帶影響我不常在學生之間走動、參與學生的討論,多半只是去關心經理級的學生。

2.雖然知道有小白板(我用空白的隨堂測驗紙代替,可收回來批改,當作課堂上的各組加分)這招,卻是不常用,且通常不指定哪一位同學書寫,但進成老師會鼓勵經理級學生動筆。隔天備課設計問題時,我拉長了等待的時間,及特意加入小白板的運用,並且指定經理級學生將討論的結果寫在隨堂測驗紙上,當下我只覺得這樣的小改變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調整。

    自12/15起至月考前一周(因為要趕進度,雖千百個不願意,但不得以也只好改回講述法上課)的三個星期內,學生好似被施了魔法一般,我的生產線不但品質提升了,而且穩定度也增加了,幾乎每堂課、幾乎每位同學,在課堂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積極的參與,有個班甚至跨越原本不良、尷尬的上課氣氛。

    去觀課前有個班與我的關係正陷入低潮,但自從我漸漸調整後,教室中的氣氛也起了些微而美妙的改變。12/30第4節,營養午餐的香氣溢滿了教室,更是誘使人愈發肚子餓,不易專心上課,不過他們還是很專心的自學、討論、紀錄、回答問題,下課前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工業革命的影響為何,我讓他們先各自閱讀該段課文,1分多鐘後讓他們自行決定是否進入討論階段(偷學進成老師的),並且須從課文中歸納出5點影響。

    討論結束後抽籤,從問答中他們把治安敗壞、階級對立、貧富差距等歸結為社會問題(我把它寫在黑板上的第3點)。再抽籤回答,同學:「社會主義的產生」,我追問:「那要寫在第2還是第4點」,全班進入菜市場模式嘰哩呱啦了起來,第2、第4各有擁護者,該同學最後決定:「第4」,我:「很好,是第4,那為什麼放在第4而不是第2」,同學:「嗯…」,我請他坐下,本以為他們須要想一下所以轉身寫黑板,全班又進入菜市場模式,正在寫的時候,背後傳來不同組別同學的討論:「因為工業革命製造社會問題,社會主義是用來解決社會問題,所以要寫在社會問題的後面」,聽眾們:「喔…」,此時心中暖暖的我面對著黑板竊喜,捨不得打斷他們的討論,緩緩地轉了身,給他們啵棒一陣,做了個小結,繼續尋找下一點影響。

    終於來到第5點,也是最難的一點,起初他們不知如何回答,於是我又給了提示讓他們想,但總回答不到我可以做小結的程度,鐘聲響了,我問他們要繼續嗎?大部分的人或點頭或答要,那個眼神彷彿訴說著:「我可暫時放棄身邊垂手可得的午餐、我可以犧牲幾分鐘的下課、我就是要知道那個第5點是什麼」,我又被感動了,我又心中暗自竊喜了。於是我繼續提示,他們繼續想、繼續回答,幾次來回後,他們的回答可以讓我做小結了,心裡好是開心:「你們想到了」,同時也升起淡淡的哀愁,結束了,多麼美妙的一堂課啊!

用關鍵字找好書

晚上去小七取貨,收到了三本書。 其中一本打開翻閱後,驚為天人,真是學習對話的好書,很精采。感覺可以在未來的對話工作坊融入這些書的概念和技巧。 寒假最後這十天的放空,平均每天讀完一本書,都是相關的書,有關教學、有關對話,一種能量充飽的感覺。 更多是印證與發現,這些原本是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