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價值的繼承

警察世家(Blue Bloods)的編劇真的很強大。

我每集必哭。


有沒有一種繼承不是透過血緣,而是一種價值的交付。

老爸是紐約市警察局長,但兒女們從來不曾得到任何好處,反而是被放大檢視。

兒女們遭受打擊受傷時,老爸唯一能做的只是陪伴。儘可能的不影響子女的判斷。

也不能說完全沒有任何好處,如果把吃苦當吃補的話,局長的子女們真的賺到太多了。

喜歡看局長在各種艱難選擇裡,如何承擔與忍受。沒有衝鋒陷陣的熱血激情,也沒有老謀深算的氣定神閒,比較多是漫長煎熬的等待結果揭曉。

他必須信任他的下屬。如果最終事與願違,他仍然必須走上前面對痛失親人的家屬,安撫他們。

這真的是世上最困難的一份工作吧。

九十三歲的福爾摩斯先生

看完之後,若有所思對馬老師說,不太懂,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九十三歲的福爾摩斯。


他失去了什麼?最後他找回了什麼?

隔天刷牙時,忽然一陣電流通過。

啊,我懂了。

原來他花了幾十年的時光在遺忘之後,總算找到了他要的答案。

當時間終於收服他一輩子最擅長的本事後,他才真正看到了邏輯之外的世界。

邏輯之外的一切。

而五十年前的福爾摩斯也並不只是如他想像中只有優雅從容的智慧,他其實有的更多。他深深關懷著每個來到他身旁尋求救贖的人。

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我想一個人就好。

剛剛第二堂校內同領域的老師來觀課。

因為學校規定每個領域每學年至少要有一位老師被觀課,我自告奮勇擔任這個角色。也希望藉由這樣的機會和同領域老師對話。

今天的課堂活動有二,其一是進行段考後分組。其二是上第三冊第三課。

分組時,大致很順暢。直到一位小女孩才卡住。

後頭有五位同仁在看。


我迅速檢視自己的情緒,嗯,還好。很穩定。

在交付好學習任務後,我走過去和小女生站在一起討論。

我問她,怎麼了?

她一直不太習慣分組。尤其是要和人討論這件事。之前有些觀課老師也有看過她在組內討論的情況(安靜的坐在一旁)。

她欲言又止。

嗯,沒關係,妳是不是仍然不習慣和人討論。會有壓力?

她點點頭。然後她接著說,我想一個人就好。

我點點頭。好啊,不過,教室是分組座位,妳還是要先挑一個位置坐,好嗎?但我會跟那一組說,請她們不要強迫妳和他們討論。這樣,好嗎?

她才露出較放心的表情。

如果妳想要討論,分享妳的想法,再加入那一組的討論。這樣,好嗎?

她又點點頭。

後來,她總算坐了下來。

檢視今天和小女孩的互動,雖然和以往每一次分組狀況差不多,但今天比較特別的是在校內同事的注視下,我的心緒不但沒有受到影響,似乎更放鬆了一些。

也許,我也成長了一些吧?

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如果,一個老師改變了

接送我到校分享的老師問了一個問題。

我到過許多縣市、許多學校分享,有什麼感受?

他進一步說明,有沒有哪間學校的氛圍特別令我印象深刻?

我想了想,回他以下這些話:

其實每個學校很像一個班級,每個班級裡都有不同類型的人,有熱愛學習的人,有觀望等待的人,也有許多抗拒改變的人。就這一點來說,每個學校大同小異。

我比較深刻的感受是發現自己的許多改變。好像多了點耐心。當然有時,我的習性還是會出現。會忍不住講了一些比較銳利的話。

我繼續對他說:有時會思考我為何想和許多老師分享呢?

想了想,好像是為了自己。為了曾經孤單的自己。

想對仍在孤軍奮戰的同類,分享一些經驗和方法。也為了我傷害過的學生們,做點努力。如果,一個老師改變了,他就能看見每個學生的光亮。進而協助學生找到他們想去的地方。






原本我是這麼想。

但也許這段意外的旅程,就只是一段意外的旅程。比較實質的是遇到許多可敬的老師們。

比如,一路上和這位接送我的老師閒聊,不時讓我眼眶泛紅。

他只因為學生的一句話,決定休學一年,陪學生畢業再回頭唸完研究所,還和學生一起獲得了精神總錦標。

學生讓他決定休學的那句話是......

老師,如果你也離開了,就沒有任何一個從頭到尾陪我們國中三年的老師了。

2015年10月15日 星期四

想去的地方

在校外分享時,我往往會利用這張照片和老師們分享什麼叫帶著走的能力。



照片裡的小孩是我們家第一個出生的孩子,當時小妹自己在北部坐月子。老媽知道小妹生下童童後,竟然就在沒有告訴任何人的情況下,一個人前往新北市要幫小妹坐月子。

從來沒獨自出遠門的老媽就這樣出發了。

看不懂地圖的老媽,看不懂標示的老媽順利抵達目的地。

請問她如何辦到的?其實一點都不難,不是嗎?更該問的是,為何有很多人辦不到?

地理第一冊,就是在教學生如何運用地圖等相關知識來辨識位置,了解自己身處何地。但在考試導向的教學中,我們會不會培養出很會考試的學生,卻沒有能力前往想去的地方?

是的。想去的地方,也可以是一種隱喻。

每個孩子都有他的亮點與弱勢,有沒有可能,我們的學科以及透過我們的教學能協助他們找到自己的長處,發揮他們的優勢,甚至支持原本的不足,讓他前往他想去的地方呢?

在老媽身上,在國小甚至沒有畢業的老媽身上,我漸漸懂得能力的意義。她看不懂地圖,她看不懂標示,但她能問路、能冒險、擁有強大的親和力,更重要的,她懂得運用她手邊的一切資源來解決她遇到的問題。

換句話說,她不太在意她的沒有。相反的,她運用了身邊的「僅有」順利前往她想去的地方。

我忍不住去揣想,有沒有可能這原本就是每個人與生具來的一種天性,直到被扼殺、被剪除了羽翅、直到失去了這樣的可能。

那麼是什麼扼殺了這份可能?

童童現在五歲了,回高雄外婆家最喜歡做的事之一,就是和外婆一起睡覺,然後躺在大床上,追問外婆各種小時候的事。
猜想童童或許遺傳了外婆對生命濃烈的好奇心與一份熱情吧。

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每個班都很特別

馬老師和我分享她今天前往台南大學介紹學思達的心得。

她的心情是喜悅的。

我也和她分享我今天的教學困頓。

對她說:好累、好累。

某一班的學習進度原地踏步。

調整了好多教法,設計了許多講義,但不知道為何這個班級大多數同學的學習就是狀況外。

我還在努力中,希望有機會改善這些問題。但今天我上到想哭。

談著談著猛然省悟了許多事。

許多班以前多少有點卡住,如今卻如此順暢。

有些班原本就是參與熱烈,如今卻反而卡關。

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仔細的思量。

才想起國一時期課堂運作良善的某班一直是一個好動的班級(姑且稱為向日葵班),一年級的公民我基本上都是帶活動來引導教學,所以這個班很願意投入學習。

到了國二,課程比較多是認知的課程內容,會不會因此向日葵班才一直卡住?

讓我立刻聯想到,國二任教班裡他們班似乎是唯一還熱衷在玩鬼抓人遊戲的班級。

幾次經過他們班,很像是無政府狀態。有時一群學生聚在一起,我好奇問他們在看什麼?他們班回我,在看他們班的寵物——壁虎。

今天中午經過他們班,二、三個男生待在大太陽下似乎在觀察什麼,走近一看,原來他們在看蛞蝓,看它如何從豔陽下逃生。

這樣的班級啊。好可愛、很質樸的班級啊。

難怪到了國二,我的公民課不再能夠吸引他們的投入。

另一個國二班,剛好相反(暫且稱為玫瑰班)。

原本國一的玫瑰班對於我進行的許多公民小活動總是會有點拘謹,沒想到進入國二後完全不同,玫瑰班的課堂上永遠充滿著熾烈的討論與探究。提出的問題精采無比,讓我必須忍痛拜託她們不要再問了。因為你們的提問都太精采了,但如果要討論這些題目,我們的課就上不下去啦。

我對馬老師說,我多麼渴望這兩班可以互補一下。

好動的班和探究型的班。

多麼難得、有趣的對照啊。

和馬老師的對話裡,她說了一句,你那特別的班...我忽然接話,哪個班?我每個班都很特別啊。

對啊,在我心裡每個班都很特別啊。孩子也是一樣,每個孩子都很特別。

可惜,我的反應還不夠靈巧善變,能夠足以第一時間進行調整,幸好身旁有個可以隨時對話的靈魂伴侶,讓我能夠看見我的盲點與學生的可能。

接下來,我有個較清楚的目標了。



角色樹劇本創作


第八堂國三班。

我先朗讀上週他們寫好的【自我探索名片】。我一樣匿名唸出大家對自我的觀察和對未來的展望。有些同學直呼好害羞。

之後我拿出角色樹,請學生回顧國一的自己、現在的自己(國三)還有未來的自己(高一),找角色樹的一個人偶分別代表這三個不同的自己。



為他們著上顔色,想想看你為何要用這個顏色來描繪呢?

之後,再請同學利用角色樹的背面空白,就這三個時期各寫下一件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愈具體愈好。


事情發生時,你看到什麼?聞到什麼?聽見什麼?季節?天候?場景?氣味?

慢慢的,我引導學生,對他們說,其實這是一部關於你的電影劇本。

請你為這成長過程,取一個片名。要有哏。

如果你是導演,再請你要想好這部影片的最後一個鏡頭,要如何完成才有力量?

哇,學生每人都認真書寫起來了。

好,下週再給大家時間修改一下自己的劇本。

然後,我們要開始開拍囉。下週各組至少要準備一支手機來拍電影唷。大概三分鐘就好的微電影。

對了,想問大家唷,什麼樣的故事會感動人?至少要有哪些元素?

真實、還要有想像力。

不曉得你們同不同意?

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你有多愛這塊土地?

太陽的孩子是一部很可怕的恐怖片。鼓足勇氣才踏入戲院看。

淚流滿面。

第一次在戲院哭得不能自己。

更可怕的是我帶來的面紙完全不夠用。

馬老師問,為什麼叫太陽的孩子?

我回她說,誰不是?

我們都是啊。

我們都是啊。

昨天「外行人磨課坊」聽了宏恩的【環境教育要教什麼】分享,他問了一句話,你有多愛這塊土地?



我眼角濕了起來,因為很心虛也很心痛。

他接著說,大多數人和地球一生的關係都是寄生的關係,有沒有可能透過一點努力讓彼此的關係變成共生共存的關係呢?

如果地球有意識的話,他會如何看待人類呢?他會不會像人類對待許多害蟲那樣的欲除之而後快呢?

如果要讓學生關心教師的關心(環境教育),教師又該如何做呢?

宏恩說感動。要先讓學生感動,對這塊土地有所感動。

怎麼做?

開始介紹許許多多的台灣風景照片嗎?

試著說說流傳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故事?

我想到的不只是這些。

還要關心眼前的學生。他們在意什麼?擔心什麼?我應該先去關心這些。去看見孩子在課堂現場學習的困境和需求,進而調整自身的教學或課程安排,儘可能讓更多的學生都能參與學習。

如果我能做到這一些,我才可能開始讓學生關心台灣的美麗與哀愁。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三權分立的傳說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國王,什麼權力都在他手上,讓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動不動就對鄰國發起戰爭,過著非常奢華的生活(王權)。

但是老百姓和貴族都受不了啦。

雖然國王有士兵,有很強大的資源和各種力量,但貴族們團結起來的話,也不是省油的燈呢。

於是貴族集體向國王請求談判,要求國王不可以任意決定徵稅,至少要和貴族坐下來談。並簽訂契約才行。也就是立法權。

就這樣王權有一部分變成由國王和貴族共同討論決定(立法權),隨著時間的經過,慢慢獨立出來交由一個機構來專門行使。

王權仍然保有大部分的權力(行政權),但立法權就不再由國王說了算。

接下來,貴族和貴族如果發生衝突,或許可以由國王任命的第三者來仲裁,但如果是國王和貴族產生衝突又該怎麼辦呢?總要有一個中立公正的第三者來判斷吧?

所以,司法權只好也開始慢慢從國王的手上獨立出去囉。

然後三百多年前,孟德斯鳩大大根據這段歐洲歷史的演變,發現了一個攻略方法,試圖解決一個長達數世紀之謎題,就是如何馴服政府這頭怪獸,簡單來說,就是如何打怪,當他想出來後,立刻和全世界分享他的獨門祕笈。

打怪的必殺技就是...

三權分立。

政府權力千萬不能集中在一個人或一個機構手上啊。至少要分成行政權、立法權和司法權唷。

這樣對人民比較好。

這就是三權分立傳說的由來。

接下來,讓我們介紹這款遊戲的主要角色囉。

總統和五院。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總統有何必殺技。什麼,死亡之握。誤...


學得更好

這幾年很開心自己改變了教學,持續幫助了一些原本不會被注意的孩子。以前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上學期許多學生原本是D咖,這學期忽然變成了A咖。 讓同班同學驚呼不已。 他們的地理、歷史成績依舊,但公民卻愈來愈表現亮眼。這群學生從來沒有放棄學習,只是不知道如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