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請聽我說

雅雯忽然靠過來悄悄地說,老師們的內在好需要安頓啊。

苗栗夢N第一天上午心儀帶領著夥伴相見歡和破冰。雅雯在旁靜靜觀察老師們提出的教學困境後,對我有感而發的說。

我對雅雯笑了笑,輕輕點點頭。


嗯,我決定改變自己第二天上午原本的課程內容。分享時間只有100分鐘,我又打算留15分鐘讓第一天分享的講師進行回饋,以「學思達與師生對話」的課程設計來說,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和琇芬共備設計的對話工作坊,至少是半天三小時。比較完整的課程設計是兩天的工作坊與體驗。

但,我很想試試看,很想讓這群認真而溫暖的夥伴們對自己多點接納和欣賞。

不太確定能不能做得到。但我想試試看。

政忠主任常說「Teachers get support,Kids get hope.」

就在此時此刻,我可以給予一些幫助。我想。

所以和社會科講師、政忠主任用完晚餐(兼開檢討會)後,我請琇芬協助我進行課程的調整,我不斷的思考如何讓這樣的課程在有限的時間更有情境、更有體驗?

我會不會太殘忍?

自己一邊在心裡演練課程,一邊紅了眼眶。如此在腦海裡,反覆思考與排練。

提早半小時到了研習教室(感謝小帆的接送),我慢慢的深呼吸、準備著教具和講義。

課程進行到生命清單。

看到許多夥伴落淚了。

謝謝夥伴這麼的敞開。

先照顧好自己,再照顧對方,無論何時何地,這大概是我最想分享給這群認真的老師的一件事。

苗栗夢N「學思達與師生對話」

6/24日上午,我在苗栗高中的夢N帶領社會科夥伴認識「學思達與師生對話」的課程。以下是學員的回饋,期待有機會和更多夥伴完整分享此主題:

***
這次最不能錯過的課,也是最打動我的課,也是我最想逃走的課。這只是進成戰鬥力冰山的一小小角吧.......話說我還真的有在聽崇建師的TED演講入眠。
(進成案:謝謝夥伴的肯定與欣賞,我自己在分享時,內心常常在掉淚,覺得自己很殘忍,但很想藉由這樣的課程設計讓大家體會情緒對我們和身旁的人的影響。)

***
有點虐的刪除活動,很具體的情境示範活動,收獲很多
能知道如何安定自己與學生的情緒。

***
安撫孩子的情緒前要先安撫自己的內在。在這場分享中不斷回想自己和孩子相處的過程,同時也學到讓情緒馬(進成案:情緒腦的比喻)停下來的方法,我將繼續尋找相關的書籍分享,期待能盡快用在孩子身上。



***
深夜電臺DJ低沉又略帶沙啞的嗓音:“小帆啊~~你生氣了嗎?老師知道你生氣了,你願意說一說你怎麼了嗎?”
理性腦的抽離與情緒腦的奔馳,老師們如何在先安頓自己的情形下,再去傾聽和處理孩子的情緒,感謝進成老師用自己持續練習的心得,一步步帶領我們感受、同理。

***
老師的情緒平穩,學生才能有安全自在的學習環境。

***
每次上進成老師的課都有被療癒的感覺,面對問題時要先安頓自己,照顧自己的內在情緒,讓我找到了處理自己情緒的方法,我只能說,進成老師真是功德無量!

***
以薩提爾手法要老師覺察自身的狀態,給予在教育現場總是偽裝堅強的老師,一個與自我對話的機會。

***
進成老師運用撲克牌花色及數字打破原本的分組,而後各組分享自己最重要的十件人事物,還刪去最重要的三個(心已碎),雖然哭得唏哩嘩啦,但大家都很真誠的投入活動。還有「冰山」(薩提爾),透過故事情境分享,讓我們換角色去思考:「如果你是….」不同的角色所在的情緒真的差異很大,也因此老師說,處理事情的SOP:1.喊對方的名字2.接納對方情緒EX.「我知道你很難過」,最重要是要用沉穩平靜的聲音說,如:李崇建、光禹。

***
謝謝講師提供一個與自己對話的開端,能清清楚楚認識心裡那個本我,真實接受原來那也是我,試著跟它好好相處,正視自己內在的負面情緒,應用SOP流程降低情緒腦的作用,喚醒理智腦運作,對於師生的互動與溝通技巧有很多的幫助。

***
薩提爾真的太可怕了!我終於懂為什麼進成老師一直投入於分享。
在第二天活動的早上,我的心被挖開了一個洞,和小組分享時,我拒絕說出我的想法,因為眼眶已經泛淚,因為每多說一字,我應該就會淚崩!(其實進成老師只是做了少少幾個指令罷了)
神奇的是,後面的解說,又莫名其妙的被療癒了!
一個心裡有殘缺的老師(自己不知情),無形當中也對學生做了一些傷害,也會導致學生在心中可能殘缺!



***
生命中不變的是「無常」,兇猛的禮物何嘗不是恩典。

利用人生中對自己而言十個最重要的人事物,再強迫刪去最重要的三個,讓全場氣氛由歡樂瞬間來到有些沉重,這個情境的營造實在太強大!

透過課堂常見狀況,帶領老師檢視自我情緒、學生情緒,比較兩者情緒,帶到人類大腦通常如何面對威脅,課程一氣呵成。

這份內容前半段我聽過志仲老師分享,後半段也曾經聽過進成老師分享,照道理說我應該很熟悉脈絡,但我仍然是被撞擊到體無完膚。

最近班級狀況讓我自己的內在非常不安定,常常不自覺的陷入爬蟲類腦的思維,很多時候大腦知道怎麼做,但表現卻常常脫離大腦的想像。只能告訴自己因為我尚未內化它,必須透過一次一次的工作坊拿藥,再回到日常繼續的刻意練習。

研習後,我的心情不是平靜安定的,反而多了更多的害怕。但我知道這個研習前的自己是一種焦慮性的恐慌害怕;研習後,我自責我前陣子的一舉一動是否加深了更多的傷害,也害怕我日後是否會繼續複製?

但因為有了這個害怕,我會更謹慎小心應對生命中的每一個人。我會好好呵護這份害怕,希望哪天我也可以讓高階腦off的狀態不要那麼久。

***
進成老師所帶的生命無常活動,當提及要將十個人生重要的人事物刪去最重要的三項時,全場氣氛迅速凝重、沈默。

***
進成老師的課讓我眼眶泛淚,深深打到我的心坎。

***
這個只有膜拜崇敬的份了。同樣的課程,進成老師就算再次操作,我都一定會發現小小的改變,隨時的進化,只能讚嘆。也看見進成老師的遠見和布局,看見夥伴們的需求,在這次的夢N中放進了薩提爾,如此巧妙地連結和帶入,情境與提問的設計更上層樓,只能讚嘆功力實在太深厚,非常折服。

***
先前在中央經濟營時,很榮幸地和進成老師同組別,那時候就覺得老師是個好溫暖的人,即使是面對還無法產出或有脈絡說出自己想法的菜鳥,還是如此祥和、專注地聆聽我說話,讓我有被重視尊重的感覺,也可以想像出當進成老師的學生有多麼幸福。

老師透過虐心小遊戲,讓我們寫下心中最重要的十件人、物,接著竟然用異常冷靜的語調,告知我們人生的不變是無常,所以最重要的前三項消失了,那一刻,整間教室的空氣彷彿凍結了,而我也覺察到自己的內在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劇變,我寫的前三項分別是:媽媽、姐姐、同理心;在組內分享過程中,尚未釐清這樣的情緒,第一句話就忍不住流下淚,其實我也很訝異於自己這樣的反應,好像過去的經驗裡,從未認真去思索這些人、物對於自己的意義。

在我過去接受的學校教育中,好像很少課程會去深入談論情感、家庭,我想這個部分的情感教學,也是我未來我想融入在課堂中的,去理解、接納自己的所有情緒,真的太重要了,希望自己也能成為情緒的主人,帶給學生長期被忽略的情感教育。

接著,老師分享的薩提爾對話,也帶給我好大的內在震撼,所有的事件發生後,其實最重要的是,安頓自己的內在,這次的活動也讓我了解到很多課堂狀況,有時候學生的情緒比老師的遠遠得複雜,希望自己在未來能善用薩提爾對話,和學生貼近彼此的內心。

***
從彩券遊戲,到寫出生命清單,氣氛都是輕快且愉悅,怎麼可以這麼一瞬間,就讓氣氛凝結呢???組內分享失去身命中最重要的三項東西時,發現大家都語塞、哽咽,這樣的轉折,真是令我驚訝。妹子說,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會讓自己想要墮落,是的,我每一次失去重要的親人時,都會墮落、失去生活重心至少兩年;我覺得自己很重要,失去自己時是辛苦的,但是我常常失去自己,辛苦的生活著…。短短的10幾分鐘裡,我看見了生命洪流中的一絲脈絡。

就在此時,我發現,這就是我想要的感覺,兩年前一直想要將人權的議題帶入西亞的課程,透過閱讀理解、影片播放,還是很難帶出學生的感受,而我卻在進成的課程中看見了那道光!!!阻塞了一整晚的思緒,就在一瞬間匯流成河了。到底是為什麼,進成的”梗”都會給我很多的教學靈感呢???

以衝突事件,辨識學生和老師的負面情緒(運用冰山圖),也是我很喜歡的設計,透過分享,老師們放下生氣、挫折與沮喪,看見了孩子們的不安、擔心、焦慮、委屈…,心疼、不捨、自責竟油然而生。沒有教條式的說明,讓我們用不一樣的角度觀看原本認為的教學的困境,放下了原本的偏執,產生了正念。

***
每每聽進成老師的分享都會被觸動內在。一個列出十個重要清單的活動,讓我及夥伴都頓時沉默,有夥伴願意分享一個她從沒說出口的秘密,我給了她一個擁抱。"老師要先安頓好自己的內在"。關於師生的對話,雖然學習的不夠到位,我也嘗試做改變,不直接問學生"為什麼",而是問"怎麼了"。然後開始學習用深夜DJ的聲音和學生對話經由SOP流程,(聽到老師說用深夜DJ的聲音,原來老師也有幽默的一面,一直認為只有感性的進成老師)。

***
「請聽我說」是我的第二滴眼淚,在寫下最重要的十件人事物時,我刻意不寫下的朋友反而勾起十多年的傷痛,當進成老師問我十件人事物中最重要的是什麼?我回答了「我」,接著進成老師說「是安頓自己嗎」,頓時我覺得自己被理解了,但傷痛仍在。面對一直被壓抑的負面情緒原來都沒有處理,只是逃避,最後組內分享時,我和夥伴落淚了,雖然只掀開了一點點,很痛,但因為自己和夥伴的接納,我好了一點點。謝謝進成,謝謝夥伴。

***
謝謝進成老師臨時決定抽換原本要分享的主題(雖然也好想聽.......),改成進行請聽我說課程,真的很有感,因為我也是一位很不會照顧自己內在的人,老師舉的例子,好像都是我內心的縮影,從現在開始,我會學習照顧自己安頓自己,謝謝進成老師!

***
進成長老(進成案:這是電玩哏)是我這一次最為驚豔的課程 
在一線的老師即便缺乏強力奧援 仍得在短時間處與孩子強烈情緒搏鬥 往往遍體鱗傷卻不得撫慰 再次謝謝長老心靈的治癒

***
騎馬的比喻讓我獲益良多,在之後的師生關係建立上有更多的可能和應對,謝謝進成老師。

***
謝謝進成老師。我的個性很放不開,一直想參加老師辦的對話練習,但總是無法跨出那一步,要我和別人練習對話實在很困難。當天老師只是要我們和夥伴練習一個小情境,但仍舊開不了口,還好老師提供了SOP,讓我可以依循。

下學年要當導師了,我想要勇敢面對,改善師生關係。

***
進成老師的課,是我第一次接觸薩提爾。從中感受到每一個情緒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以及認識了情緒腦是如何在師生衝突中造成彼此的傷害。能夠認知到如何使理性腦回復正常,讓我切實感受到薩提爾的魅力。雖然要能確實施行需要很多時間的練習,但希望我能慢慢朝向理解、辨識情緒的方向前進,進而讓師生、親師甚至是生活上的所有關係,都能得到一些不一樣的改變。

***
進成老師掏空了我

***
老師的課程,讓自己正視自己和學生的情緒,並如何傾聽與學生對話,這是非常重要的課題,謝謝老師提供的方式。

***
謝謝老師的分享,讓我更能面對自己的情緒,進而去處理周遭人的情緒。

***
郭進成老師的引導之下,大家列出人生中十件重要的事,並想像若失去後會有什麼感覺。透過這活動,好好地整理了思緒及不敢面對之重。或許真的是觸動了人心,很多夥伴熱淚盈眶。體會了夢N不只是教學的精進,怎樣透過教與學生進行交流,也是一門學問。

***
進成老師課程設計:寫下人生最重要的十件事。這課程有層次的提問,讓人真的陷入問題的情緒當中。老師也說明在面對學生問題時,老師得先安頓自己的內在,才能更貼進學生,也了解「對話」得刻意練習,才會變成習慣。

***
老師,你還是打到了我的心,太可怕了

***
生命清單超虐心,「負面情緒如同家人,來時可以幫他端杯茶,聽聽他要說什麼嗎?」很有感!

***
很溫情的老師,讓受傷的我有一點點安慰。

***
先處理並辨識自己的情緒,才能同理及辨識學生的情緒,才能觸及學生問題的核心,也才能冷靜的想辦法去處理問題,謝謝老師。

***

高階腦關閉那一刻,情緒掌管了一切,我愣了,我看到自己孩子驚恐呆滯的表情,我看到自己情緒的飆漲,此刻,好想抱抱孩子!

2018年6月21日 星期四

說到做到的主任們

週四(6/21日)和跨校公民基地班夥伴前往雲林二崙國中觀課。

這樣的日子,平常的上課日卻離開學校到外縣市,心裡總有種去郊遊的奇妙感,一種可以看見新世界並開啟自身視野的愉悅,彷彿心裡的渴望被滿足了。

這學期是由張碩玲老師開放觀課。他授課的年級是國中二年級。在課前會談,碩玲提到這一年行政工作日益繁忙,他自覺在教學上有些力不從心。讓我驚訝的不是碩玲擔任主任等行政的辛勞,而是他如何在各種角色的重擔下,仍然願意持續在教學上精進,甚至參與許多跨校、跨縣市的教學社群,並主動規畫種種支持教師的研習活動。


碩玲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我常和琇芬談到碩玲,兩人除了敬佩還是敬佩。

碩玲的身影也讓我想起我自己的學校陳志明主任。他也是一路上支持陪伴校內願意精進教學的老師,持續的鼓勵老師們。記得當我邀請志明是否願意加入跨校基地班時,他居然在第一時間答應了,讓我又驚又喜。更令人感動的是志明還主動問我,基地班有需要他協助的地方,一定要告訴他。一開始我怕造成他麻煩,還是儘量自己處理,後來有些事務超出我的能力,我開口求助時,志明果然給予了積極協助。

說到做到的主任們。

我在想,碩玲身旁的同事是幸福的吧。因為我深刻體會有這樣的行政夥伴支持的重要。

許多人不看好台灣的教育前景,但我不這麼想。像這樣的夥伴支持無處不在,像我這樣幸福的基層教師大有人在。


我們一心念想的是如何幫助更多學生學習,陪伴更多學生成長。

在主任們的背後,在共學社群的背後,則是全教會和教育部共同合作的教學專業支持系統。

點點滴滴,逐步累積。

只是一堂日常的授課,只是一堂授課後的議課。不容易也不平常的是教師開始走進彼此的教室,帶著欣賞與學習的心來對話與交流。

多麼動人的風景。

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

台北福智基金會分享

和琇芬持續共備並發想學思達與師生對話課程,構思如何能幫助更多老師/家長學習並體驗這樣的教學與對話。

目前已發想出:

1、三小時講座
2、一日工作坊
3、二日工作坊

昨天去台北福智基金會分享對話練習,分享後參與的學員反應很熱烈,他們的回饋讓人感動。


一位學員說,他開始發現原來他和別人的對話,往往帶著很強烈想解決問題的目標取向,也就是想改變對方來達到自己的期待,一旦期待落空自身很容易就會感到受傷甚至憤怒,之前卻完全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情況(內在),透過今天課程的學習與體驗,他開始明白人類的情緒腦原來影響這麼大,以後他會學著對自己的內在與情緒多點好奇,也才可能對別人感到好奇。

謝謝福智基金會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和美杏分享我們認為很受用的對話模式。聽著學員的回饋,我真的很激動,因為他們的體會正是我和琇芬構思課程時,所設定的教學目標,很開心透過這樣的課程設計真的達到一定的效果。

我和琇芬真的很幸運啊,有彼此可以不斷共備與對話,幫助自己也幫助別人。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界限】:先自己,後他人

自從聽志仲提到人我界限這件事後,我開始好奇這個議題。

我的界限是什麼?我清楚自己的界限嗎?

如何明白自己的界限,又如何能適當維護自己的界限呢?

《關係黑洞》,一書提到,想了解自己的界限,要先覺察自己的內在狀態,也就是要先了解自己的冰山,包括自己的情緒、觀點與期待。愈能覺察自己的內在,或許就比較不會把別人的冰山扛在自己的身上。


除非這是自己的刻意選擇。

界限的模糊,或說過度同理對方,常常會讓自己也容易陷入對方的情緒當中,也就是當對方因自身的觀點與情緒而混亂時,我們又不設限,原本想幫助對方的我們,到頭來是自己也一團亂,甚至和對方一樣陷入相同的情緒與觀點中。

用一個比喻來說,飛機安全宣導說明,都會提醒一旦發生亂流等危險,氧氣面罩落下請大人一定先戴好面罩後,再幫小孩戴上。

先大人,後小孩。

界限的設立或許也是如此吧。

先自己,後他人。

不論我們想幫誰,都要學習先照顧好自己的內在後(先覺察自己的情緒與滿足自己的需求/設立界限),再去照顧別人。否則最終兩人只會一起陷入情緒亂流中,共同昏迷吧。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正念覺知的對話

下課10分鐘,很想找一些學生談話。

每次一談話,總能看見學生的成長辛苦。

這份辛苦是心靈上的。

有多少師長察覺到呢?

許多老師或大人會有這樣的觀點,一旦孩子的物質無虞就代表他過得很幸福,但幸福真的只是物質上的溫飽嗎?

還是比較涉及到情感上的滿足?孩子知道有人可以完全無條件的接納他?讓他可以放心去學習、去探索?

常和夥伴分享一個公益廣告,防制校園槍擊的廣告



相同的場景,觀眾一開始只看到浪漫的愛情故事即將展開,但相同的場景裡,也有一個悲劇正在蘊釀。

最後,我習慣問大家,為何再看一遍影片時,不用特殊鏡頭處理,我們就可以看見相同場景裡的悲劇呢?

發生什麼事了?

答案是我們轉換視角了。但為何以前我們看不見呢?現在可以了?

因為學習。

我們師長需不需要也學習新的師生互動方式來看見我們原本看不見的呢?

這也是我這麼感謝崇建和志仲老師的原因。

他們讓我漸漸學會什麼叫正向好奇(正念覺知)的師生對話,當我有了這份好奇,奇妙的,師生之間的關係也比較和諧了。

此時此刻

學生幾乎總是還沒鐘響就進教室坐定。倒是這幾週一進來,直說很熱。

我看了看教室已經打開了所有電扇,笑了笑。

在開口說明學習任務前,我停頓了一會兒,覺察著自己此時此刻內在的情緒與意識。

此時此刻,present,就是一份禮物。多麼美麗的一句話。

沒多久,隨著我的引導語,學生便開始自學。

自學結束,是試著思考講義的提問,還是很熱,但學生專注的模樣讓我感動。


接下來便是師生互動問答與總結澄清,這樣的教學日常。一堂又一堂。

許多觀課老師對學生準時來到教室,常常感到驚訝不已。

這樣的課堂風景,是自己的堅持與提醒,持續的要求與肯定。

偶爾有一、二個學生習性回來了,怎麼辦?就再提醒與堅持,不過如此。

改變的是,我的情緒漸漸減少。不變的是課堂規則的堅持。

如何觀課

那天去桃園壢商協助觀議課時,壢商的老師問我一個問題。

觀課的重點是看老師或看學生呢?

我覺得不是看誰的問題,而是觀課者如何看。

如果觀課者能用一種「成長型思維」來觀課,他就能欣賞授課老師的教學脈絡,也能看見學生的學習歷程。

每個教學現場都是教師此時此刻最好的安排,這個意思是說,如果教師明明知道還有更好的教學安排,也是他可以呈現的教學策略,他會故意放棄這樣的可能嗎?一定有他的考量,有他的困難。


事實上並不存在完美的課堂,但我們可以試著微調讓自己的課堂更好一點。

這也是我們期待更多老師願意透過共備、觀課與議課這樣的歷程來共學與分享的原因,當我們這麼做了,並且變成一種教學日常,那麼我們就更可能跳躍原本的課堂限制,進而幫助學生更能深入學習課程的核心知識。

什麼是成長型思維,或許可以用愛迪生的故事來表達:

當愛迪生經歷九千九百九十九次失敗後,有人問他:「你是否還打算嘗試第一萬次失敗 ?」 愛迪生回答說:「那不叫做失敗,我只是發現那些方法做不出電燈來。」

我在想如果更多老師能這樣看待我們遇到的諸多困難,不論是教學上的困難、學生學習的困難甚至師生互動的困難,我們其實都是走在成長的路途上。

下課十分鐘的師生對話

這學期小賀常晚進教室。

我詢問導師了解原因。導師說因為他常沒寫作業,會被留下來寫作業或談話。

這一天,小賀又晚進教室了。

決定下課後和他對話。

請他坐下來。

小賀,怎麼了?今天?

老師,我被導師約談。

喔,怎麼了?

因為我的作業沒完成。

小賀,是這樣嗎?發生什麼事了,讓你作業沒完成?你是故意的嗎?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而是我已經習慣不寫作業,有點改不回來。

習慣不寫作業,怎麼說,什麼時候開始的?

國中放暑假時(猜想,學生應該是口誤,應該是寒假)。

那時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啦,沒有發生什麼事。嗯,只是覺得補習班作業太多,就開始減少寫作業的頻率。

原來如此,上學期你確實上課都很正常,那時你應該都有完成作業吧。這學期才比較常晚進教室。

那麼你會擔心嗎?

會啊,原本擔心會被補習班老師罵。

結果呢?

補習班老師沒有罵我。

所以你有什麼感覺呢?鬆了一口氣?還是...

我覺得有罪惡感。

小賀,老師有點好奇耶,你不是覺得補習班作業太多,才決定不寫作業的嗎?怎麼反而會有罪惡感呢?

因為老師沒有罵我。

(這時,我察覺到小男孩的眼眶有點濕潤)

小賀,補習班老師沒有因為你沒寫作業而罵你,反而讓你有罪惡感啊?

小男孩點點頭。

老師,有個好奇,家裡會有人常罵你嗎?這是你的隱私,如果你不想回答,沒關係唷。

小賀說:家長。媽媽常罵我,例如我洗碗、倒垃圾沒做好或沒寫作業,就會罵我。

你的意思是說你沒寫作業時,導師會告知媽媽,你回家後媽媽就會罵你,是嗎?

嗯,老師會把我沒寫作業的事寫在聯絡簿上。

小賀,當你回家後,媽媽罵你時,你有什麼感受?難過嗎?還是...

我會覺得讓媽媽丟臉。說出這句話的小賀眼眶又濕潤了起來。

所以,小賀,你是難過嗎?覺得自己讓媽媽沒面子?

小賀點點頭。

小賀,老師知道你難過。

小賀的眼淚漸漸匯聚而掉落。

原來小賀難過也有點擔心,是嗎?

小賀點點頭。

你的擔心是...?

我怕我改不回來了(寫作業)。

嗯,老師知道你擔心。但你有沒有慢慢再改呢?你覺得自己有沒有進步呢?

小賀點頭,有,我有在改。(小賀不斷地拭去淚水)

嗯,小賀,老師相信你。但,是不是你發現你改變的情況還沒有符合導師和家長的要求,所以常常被罵?

小賀點頭,淚水不停的滑落。

小賀,那你怎麼辦?

我會堅持下去,直到有一天讓他們發現我已經都變好了。

小賀,老師好欣賞你的意志和努力。你這麼願意努力,即使家長和導師不見得能夠發現你的改變,仍然願意堅持。

但,如果在你改變的這段時間,還是被導師或媽媽罵呢?你可以怎麼做,增加自己願意堅持下去的動力呢?你會想對自己說什麼?

我指向旁邊的水晶紙鎮說,小賀,請你假想這是小賀,你願意對他說什麼來鼓勵他?

你要堅持下去,要努力。(小賀轉頭看著紙鎮說。)

嗯,小賀,你願意對自己多點欣賞、多說點溫暖的話嗎?

小賀想了一會,沉默了。

因為下課十分鐘已經結束了。我擔心影響他上課。對他說,要不要老師示範呢?

小賀,我覺得你好棒,你好努力,雖然媽媽和導師或許還不知道你正在慢慢改變,但你仍然這麼堅持,我好欣賞你。

這樣說,好嗎?

小賀,點點頭。

2018年6月11日 星期一

中壢高商計弘真老師授課:讓青春無悔

很多時候,我們只是自己長大,不見得成長懂事。

例如安全性行為,如何使用保險套。

今天在秀英學校的邀請下,前來桃園中壢高商參與觀議課,公開授課的老師是健康護理課的計弘真老師。他今天授課的主要教學目標是讓學生了解安全性行為的重要,如何正確使用保險套。



第一堂課是由我和壢商的老師進行課程共備。感謝弘真老師的接納,願意聽取我的一些回饋,調整他原先設計的課程,並立刻在接下來的課堂進行操作,這是多麼令人敬佩的勇氣與行動力。

我給予的回饋主要是針對他找到的影片,進行較具體且有層次的提問。

這部影片是一部由保險套公司拍攝強調安全性行為必須使用保險套的廣告。

原本弘真的課程設計是播完影片後,詢問班上學生一個問題:如果你是影片中的女主角(意外懷孕)是否會選擇分手?

我好奇詢問班上學生是否都是女生呢?

不是,有男有女。

原來如此,我比較好奇的是這樣的問題感覺是針對女同學而問,其他男同學會不會比較無法參與?

我想了一下後,提出我的建議:

如果是我,我可能會運用焦點討論法帶領學生討論。

第一個問題會很快找一些學生詢問你還記得哪個畫面?了解學生看到什麼。

緊接著我會詢問在女孩告知男孩他懷孕了的那個當下,女孩可能會有哪些情緒?請每個學生安靜圈選他的判斷。(至少三個)

圈選完成後,可邀請班上五個女生和五個男生分享他的圈選判斷情況。

這時,我會停頓一會兒,專注看著大家,詢問,那麼男生呢?聽到這個讓他難以消化的訊息,又會有什麼情緒呢?

再請大家圈選影片中男生可能會有哪些情緒?

這時,我會請所有學生比較女孩和男孩的情緒有何相同或差別?再詢問學生有什麼發現?

最後,我會用較深刻低沉的聲調敘述一個對話情境,再緩緩詢問大家:假設這個女孩就是你的家人或好友,(你的妹妹或姐姐),而你是他最信任的家人或好友,他對你說了這件事,你會怎麼回應他呢?

(忽然想到,似乎也可以這麼問,或者你剛好有時光機器可以回到這個女孩的生命重要時刻,你會怎麼做?)

聽完我的回饋,其他老師還蠻肯定的。尤其是弘真立刻決定調整提問內容。

不久我們共同前往授課教室。

在弘真的課堂上,我看到很令人動容的畫面是他對學生有著很大的接納,教授這樣較敏感的主題,在如此友善安心的氛圍中,學生自然就能展開學習,而且下課後如果我是學生,還想進一步了解這一類的問題,一定會願意放心找弘真老師詢問。

我還學到了運用不同色卡(紅卡、白卡)來讓學生舉卡即時回饋他對某問題的看法。例如:戴兩層保險套會比較有效嗎?對或錯?對舉紅卡,錯舉白卡。(議課時,夥伴有給予回饋,或許可直接在卡片寫上圈或叉,會更容易分辨。)簡單來說,教師問「是非題」就可以運用此機制。



真是很好用的課堂回饋機制。

另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活動是他用九宮格請學生先在小組內進行保險套的聯想,再邀請各組派一個學生到台前在黑板的九宮格中,寫下小組最想寫的一個聯想,並同時在格子中寫上組別,方便待會的師生對話。透過這個活動,教師可核對並了解學生對保險套有何基本認知。再決定接下來的課程可以如何微調。


之後,弘真還先透過介紹如何戴保險套的有趣影片來協助學生學習戴保險套。再抽籤挑了四位學生上台練習,幾乎全部學生從頭從尾都非常投入學習。


好精采的一堂課。讓我學習很多。

我和另一位老師都有感而發,原來還有這些我們不知道的保險套知識啊。學了一課。

謝謝中壢高商的老師邀請,謝謝弘真老師的授課,謝謝好夥伴秀英的熱情款待與接送。謝謝你們。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第四次心靈書會:郵遞區號與基因密碼

昨天好夥伴北上領獎,這是他應得的,他的努力與認真讓人感佩。

我婉拒北上領獎,留在高雄繼續自己想做的事,帶領心靈書會。

這學期最後一次的書會,沒把握多少人會出現,走進會議室打開電源整理會場,我觀察著自己的內心——

有什麼感受?會不會擔心?失望?難過?沮喪?

擔心沒有人來參加書會?

難過自己的付出沒有意義?

沒有出現這些情緒。

倒是出現了平靜和些許的亢奮。

快九點了,幾位書會成員走進會議室。

依然準時開始書會,我先邀請大家分享閱讀範圍讀來很有共鳴或很觸動的一段文字。漸漸的,夥伴一一出現,大概來了快20人吧。

一一請夥伴自由的分享。也可以聆聽就好。一個段落後,我才總結自己的一些想法。

之後則是和大家分享這部TED短講:



看完影片,和夥伴分享以前看過的一篇文字,一位實習生跟著律師實習,他很好奇他的導師為何要為這些有前科的罪犯辯護,而且還沒有錢可以拿,他的導師對他說,因為我想讓他知道當他的親人、朋友都放棄他時,還有我在為他辯護,這個社會還有人沒有放棄他。

講到最後,我哽咽了。

這段時間和大家共讀這本書,《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我最想和大家分享的或許是書裡的這二段話:

「自2001年以來,全美國慘遭伴侶或其他家人殺害的人數,遠超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上喪命的人數;美國女性遭受家暴的可能性是罹患乳癌的兩倍;美國兒科學會估計兒童死於槍枝的人數是死於癌症的兩倍。」...

「當我在發表關於創傷與治療的演講時,聽眾有時會請我略過政治問題,只談神經科學和治療。我希望我能夠把創傷和政治切割開來,但只要我們繼續活在否認中,只治療創傷卻忽略創傷的源頭,我們就注定會失敗。在今日的社會,你家的郵遞區號甚至比你的基因密碼更能決定你是否會有健康、安全的生活。」



——《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376頁。


這些是看得見的死亡與傷痛,那麼看不見的呢?台灣和美國相比,會更多或更少呢?

「在今日的社會,你家的郵遞區號甚至比你的基因密碼更能決定你是否會有健康、安全的生活。」

多麼讓人震撼與傷痛的一段話。台灣也是這樣啊。

我只是一個公民教師,但我想發揮自己的一點影響力,幫助更多人理解這些事情的重要。

想為改善這個社會盡一份心力,所以當有夥伴願意參與這樣的改變,總是讓我激動不已。

例如,父母師長想改變和孩子對話的心態。

例如,主動向鄰校詢問可否前往分享課程。

由上而下,由下而上,缺一不可。

心靈的傷,不止身體會記住,整個世代其實都承載了這份傷痛,只有當我們願意全然的接納與承認這些傷痛,我們才可能找出真正能根本改變社會的方法。

學得更好

這幾年很開心自己改變了教學,持續幫助了一些原本不會被注意的孩子。以前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上學期許多學生原本是D咖,這學期忽然變成了A咖。 讓同班同學驚呼不已。 他們的地理、歷史成績依舊,但公民卻愈來愈表現亮眼。這群學生從來沒有放棄學習,只是不知道如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