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2日 星期六

公民參與只是捐捐發票?

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7267779.A.623.html

看完後,我必須舉手坦白一件事。

我是矯情的人:我曾經也是等著世界「自動」變好的人之一。

身為公民老師不必然代表就有公民素養,如果我們依然將「公民教育」理解成「黨國教育」,就是擁抱溫良恭儉讓,以及公民參與就是捐捐發票就好,那麼我真的真的被打敗了。

幸好這兩年,我在慢慢重修好多好多的公民學分和歷史學分。

我們都活在洞穴中,喜歡小確幸勝過事情的真相。

每年都在紀念二二八,可是大多數人依然都是共犯。


「有很多人在等著世界自動變好」一文裡這段話最讓我深思--

納粹槍決猶太人也是依法行政。

我們公民老師到底該教給學生什麼?

那天我在中山附中進行公開觀課時,和學生談論該不該守法時,我想讓學生思辨的地方是,什麼情況下,作為一個人或許不應該守法呢?

良心高過法律時。





記得新北市鷺江國中教師/新北市社會領域輔導團團員劉慧蘭老師也曾引用了類似的觀念:


***
一個猶太人在戰後成為校長後,寫給老師們的信:

親愛的老師,我是集中營的倖存者,我看到了一般人未見之處,瓦斯房是由博學的工程師建造,兒童是由受過教育的醫生毒死,嬰兒被訓練有素的護士謀殺,婦女被知識份子射殺。所以我懷疑教育。

我的請求是,希望你們幫助學生做一個有人性的人,永遠不要讓妳們的辛勞製造出博學的野獸、身懷絕技的精神病人、或受過教育的怪人。讀寫算學等學科只有在把我們的孩子教的更有人性時,才顯得重要。
***


昨晚去台權會聽「百年追求卷一  自治的夢想」一書作者台大歷史系陳翠蓮老師的演講時,我沒有太大的震驚。只是微微的心酸。




這麼多年了,這些先行者的姓名依然荒蕪在歷史長河裡。我們以為的激進與前衛,百年前他們已經奮爭過,卻在統治者無情壓迫下無聲無息地好像一場夢。

卻不是。

因為史料、隻字片語裡的激情、純真,被無心的史家偶然間發現而震驚不已。

記住這些姓名。而這些姓名曾經年輕如我們此時此刻的青年學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教師的自我接納

昨天在苗栗大同高中帶領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坊時,有夥伴好奇我和學生的談話,怎麼常常可以觸動學生,讓學生落淚呢? 答案是沒有落淚的對話,我沒有分享在臉書上。 笑。 對我來說,對話不是為了讓學生落淚,而是我想了解學生。好奇對方。想讓學生知道我的關心。 想貼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