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5日 星期二

自己永遠是起點

我在夢裡備著課。

夢裡,我想著,我們教師可以給學生什麼?

不是課本的知識,那些網路也有,別人也能擁有。

什麼是我們教師可以教給學生,而他能擁有,別人絕對不容易擁有的東西呢?




在夢裡,我思索著。

啊,我想到了。會不會是市場買不到的東西呢?然後又轉念一想,如果是市場買不到的東西,有意義嗎?對於學生以後在現實中生活意義有多大呢?

既然不是市場買不到的東西,那麼教師最該教學生的是什麼呢?我的心思在夢裡踅旋。

那麼會不會是一種市場買不到但日後卻能幫助他們更能在市場/現實生活競爭的一種能力?

是什麼呢?

啊,是每個人的獨特性。

每個人看待世界的目光的獨特性,我們的目光、品味、思考模式、人格特質、為人處世的獨特性。甚至以此為核心、為根本去產生獨特的表現,也就是很有個性的工作者。

我在夢裡因為想到這樣的結論而興奮不已。

但要怎麼教呢?獨特性是每個人與生俱來,需要老師來教嗎?需要的,我想,因為學生和我們一樣在傳統的教育裡處處受制,讓他們愈來愈看不見自己的獨特性,懷疑自己的獨特性。

還有,我們一方面要引發他們認識自己獨特性的美好,另方面也要少些對學生獨特性的壓抑,什麼叫壓抑,簡單來說,只能單一化的教育模式就是壓抑,例如講述式教學最為單一。比較沒有給予學生自我思考與表現個人獨特性的空間(讓學生上台報告練習表達自己的內在想法)。

教師還要做什麼?讓學生表現獨特的同時,還必須協助學生的個性與外在社會群性產生對話與聯結(所以學生需要小組討論或小組共學),因為他終究必須在日常生活中、社會競爭中生存。

不管未來要不要服貿,我在這裡。身為一名教師,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只有這麼做,我比較不擔心學生的未來。至少,我比較是一個像樣的老師。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謝謝這個夢幫我澄清了我的角色定位。

早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教師的自我接納

昨天在苗栗大同高中帶領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坊時,有夥伴好奇我和學生的談話,怎麼常常可以觸動學生,讓學生落淚呢? 答案是沒有落淚的對話,我沒有分享在臉書上。 笑。 對我來說,對話不是為了讓學生落淚,而是我想了解學生。好奇對方。想讓學生知道我的關心。 想貼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