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溝通一定要透過語言嗎?——輔英科大分享

鴨子生鴨蛋生到一半、流浪漢全身光溜溜。這是我今天在輔英科大分享時聽到的故事。

令人印象深刻。


波依斯相信「人人都是藝術家」,我也覺得人人都是說書人。

如果可能,我想暫時卸下講師的角色,在小組裡專注的聆聽這些迷人、詭奇的故事。有每個人內心深處無法捨棄的記憶與情感。我想捕捉這些故事,放進記憶裡,像是我就在現場。可惜不能啊。我必須壓抑聽故事的渴望,繼續帶領老師們進行課程。


結束上午的課程,一位老師對我表達感謝,她直說好精采,以前參與類似的課程,講師只分享了活動或概念,卻沒有像今天這樣也帶領了她進入課程的轉化與運用。我也連忙謝謝她的肯定。

下午是馬老師的課程引導問題設計。


她先透過「桃花源記」問題設計的範例展示讓老師們先理解什麼是「課程引導問題」,隨後再藉由女巫城堡影片的欣賞讓各組老師們練習問題設計。

令我撼動不已的是一位老師的分享引發我的回饋,我試著將她們小組的問題重新整理如下:

溝通一定要透過語言嗎?

因為這位老師觀察到主角和女巫在城堡外,早就展開無聲的溝通了,從主角看著王子們採取攻擊一一的失敗收場,主角看出了女巫所要傳達的訊息。即便她們之間沒有任何言語,主角卻已經心領神會。

聽完她的分享,我整個人起了雞皮疙瘩。哇,好像呂世浩在分析黃石老人和張良之間的應對那樣精采啊。

好喜歡這樣的課程互動,每次的參與總是讓身為講者的我們體會更多、對文本的感受更深刻。

今天和馬老師在輔英科大的分享,真是收穫滿滿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說到做到的主任們

週四(6/21日)和跨校公民基地班夥伴前往雲林二崙國中觀課。 這樣的日子,平常的上課日卻離開學校到外縣市,心裡總有種去郊遊的奇妙感,一種可以看見新世界並開啟自身視野的愉悅,彷彿心裡的渴望被滿足了。 這學期是由張碩玲老師開放觀課。他授課的年級是國中二年級。在課前會談,碩玲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