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0日 星期三

思考是我最深的悼念

好像這二天我一直在轉貼關於刑罰省思(廢死)的文章,有幾位臉友就把我刪除好友了。

幸好,這些都是很陌生的臉友。我能理解,立場相左或立場不同的話語會讓我們的習慣變得不習慣。

包括我自己,也經常放棄對話,事實上,我就這麼做過,刪除或封鎖我厭惡的臉友,只因為這些臉友發表反同志的言論、歧視新住民、移工的言論或其他讓我不快的觀點。

實在很累。

但我要試著提醒自己去努力對話和理解我不想理解的人事,如果我真的不希望社會再發生悲劇。

(所以,我一遍又一遍地讀著這篇文字: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

等等,就在我們彼此互相封鎖與刪除之間,這難道不也說明了一件事嗎?

說明了我們多麼相似和脆弱,遇到不愉快的事都只想眼不見為淨,下意識逃避它!遇到困難的事,我們往往只會輕易的選擇逃避!

但如果有一群人,他們完全逃避不了呢?因為那樣的艱難就是他的家人,那樣的無助就是他的日常!

艱難與無助的是他的失業、他的邊緣,他和我們一樣,如果可能他應該也想封鎖或刪除這樣的不愉快吧?

可惜的是,那不是一個簡單的滑鼠操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說到做到的主任們

週四(6/21日)和跨校公民基地班夥伴前往雲林二崙國中觀課。 這樣的日子,平常的上課日卻離開學校到外縣市,心裡總有種去郊遊的奇妙感,一種可以看見新世界並開啟自身視野的愉悅,彷彿心裡的渴望被滿足了。 這學期是由張碩玲老師開放觀課。他授課的年級是國中二年級。在課前會談,碩玲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