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感染捉迷藏

今天的公民桌遊社課程內容是請學生上台分享,自己玩過最有感的一款遊戲。

報告三分鐘。

前幾週請學生開始準備,寫講稿,大約600字左右。

為了增加學生上台報告的動機,上週還特別放了【遊戲改變世界】的TED演講。

對學生說,遊戲真是一門學問。又好玩又有意義。

但很多大人都不能理解,如果你有機會向大家介紹你喜歡的遊戲,你有三分鐘,你想說什麼呢?

終於到今天的上台時刻了。


有孩子介紹了捉迷藏、密室脫逃(手遊、電腦、實體)、陰陽師手遊、大老二等各式各樣的遊戲。我在台下聽著學生的分享真是大開眼界,也更了解他們的世界,介紹這些遊戲的學生幾乎都能如數家珍的加以說明。太有趣了。

最後一個上台報告的女孩是一個話很少,上課參與消極的學生。有點好奇她想分享的遊戲是什麼?

我想分享的遊戲是捉迷藏,捉迷藏大概可分三種類型,一種是傳統捉迷藏,另一種是替死鬼捉迷藏,最後是我最愛玩的感染捉迷藏。

我常玩最後一種,我都是贏家。

報告結束。

我笑笑的問她,可否簡單介紹那三種捉迷藏的差別?她才進一步清楚說明了三者區別。

我再問,妳說妳喜歡玩第三種,而且也贏了,可否說一下是在哪裡玩的?如何贏的?什麼時候玩的?

天啊,好慶幸我現在懂得和孩子對話時要多點細節的詢問,一問之下,根本挖到寶啊。

她說她是在小六的畢業旅行時,召集同校45個不同班的同學一起在某處遊樂園玩感染捉迷藏的。

妳籌畫的?

對啊,我還有製作名單,讓當鬼的人可以確認有沒有捉到該捉的人。

妳們的活動範圍呢?整個遊樂園啊。

玩了多久?二個多小時?

妳都是贏家?怎麼贏的?

我躲在摩天輪裡。哇,厲害。還有呢?旋轉木馬。

最驚險的部分?

有一回我躲在草叢中,差點被鬼看到,幸好我朝遠處丟東西引開他注意。

今天剛好有雄商的陳老師前來觀課,課後和她議課,問她的想法,她說這個孩子根本是遊戲設計師啊。

我也這麼想,她能主動召集一群不同班的同學,還懂得製作名單讓鬼確認,真的很厲害。

很出乎我意料。沒想到這個上課總是趴在桌上的孩子也有這麼一段往事。

陳老師也給我一些回饋,她發現我和孩子的對話充滿了鼓勵,總是正向的引導與提問。

真的嗎?感謝她的肯定,同時也向她坦承,不總是能夠如此,但發現自己和學生的互動確實有進步許多。

在公民桌遊社即將結束的期末讓學生上台分享自己喜歡的遊戲,學生可以上台練習表達與台風,我也在台下增廣見聞,師生彼此都能學習與成長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