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看重彼此的帶領,主動開放教室

這幾天因為教育部與全教會共同運作的計畫,讓我有機會分別前往不同的基地班社群觀課。

我到了台南大成國中士賓老師的課堂(2017/06/16週五下午)以及岡山國中佩琪老師的課堂(2017/06/19週一下午)。

我自己這兩天也分別有幾位夥伴前來觀課(2017/06/19週一下午、06/20週二全天)。

彼此透過觀課與議課,針對教學專業進行對話與學習。

在這些時刻裡,內心常有巨大的感動。尤其此時此刻總算有機會靜下來仔細閱讀夥伴的觀課心得,再次被夥伴們這麼認真與詳細的文字所衝擊與打動,多麼充實而豐碩的學習之旅啊。

多年之前初任教師時,我就這麼期待著教師同儕應該成為彼此最好的學習夥伴,我們的專業成長應該來自彼此的分享與交流。當時我是初任教師與菜鳥教師,我的提議被許多資深教師訕笑與漠視,於是我選擇主動參加校外各式各樣的研習,希望自己的教學能夠更成熟。

甚至我也參加過教專,初階然後進階,卻漸漸感到困惑,這樣的培訓與觀課有意義嗎?根本不能打動我的培訓課程,已經流於形式的觀課議課,我還有理由去完成它嗎?有很多人對此提出諸多深入評論,在此就略過不談。總之,感到失望與失落的我最後選擇放棄完成進階。

我繼續到處參加研習、各種工作坊,班級經營、公民專業、輔導諮商,終於遇到了張輝誠老師。

輝誠老師的那場演講分享了一個觀念,當時我就坐在第一排聽他演講(已經是習慣了,去參加研習,只要允許我都會想搶第一排搖滾區),徹底衝擊了我,他問台下老師敢不敢開放教室?願不願意主動開放教室?

我在台下不斷自問著。老婆說,當時我舉手了。我不太確定是否如此,但輝誠老師的這個問題讓我前所未有打開了一個視野。

對啊,我可以主動開放教室啊。

對啊,我可以主動開放教室啊。

對啊,我可以主動開放教室啊。

不是我夠好,而是我深信教學是一種專業,而這門技藝需要同儕共同的帶領與分享。

是的,互相的帶領。

之後是那年我決定開放教室、並且和輝誠老師共同成立了學思達教學臉書社群、然後是開始自辦高雄的學思達自主研習,在許多貴人(校長、主任、老師、家長)的協助下,持續至今在每年的寒暑假和更多的夥伴分享與共學。

回顧這一切,一直到今年今天。原來一個人慢慢走、堅定的走,真的能匯集這麼動人而溫暖的力量。

這是我在輝誠老師身上看到的風景,也是在自己身上看到的風景,更是我在許多夥伴身上看到的風景。

謝謝各位夥伴讓我們的專業被看見、也被看重。



照片說明:孩子問我們大人要不要玩一款桌遊,他設計的。我以為他未來長大後才會設計,漫不經心回他,好啊,我想玩你設計的桌遊。沒想到他立刻就開始動手設計他的桌遊。天啊,我被震撼了。他要設計一款桌遊,然後馬上就在我們面前設計出來了。一直到今天,一回想到孩子的自信從容與理所當然,我也會生出勇氣。

孩子給大人的一堂課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臺南市永康國中沙寶鳳老師的小蛋糕短講工作坊回饋全文

【至善國中學思達小蛋糕短講工作坊】 臺南市永康國中沙寶鳳老師的回饋全文 印象深刻的三個畫面 * 1晚餐時,明融的擔憂,與大家接連不斷的鼓勵支持。 2跑跑冰山的童話故事knolling(許多事情眼睛看到的跟心裡想的實在差很多。) 3發表短講時,夥伴們的眼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