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每個班都很特別

馬老師和我分享她今天前往台南大學介紹學思達的心得。

她的心情是喜悅的。

我也和她分享我今天的教學困頓。

對她說:好累、好累。

某一班的學習進度原地踏步。

調整了好多教法,設計了許多講義,但不知道為何這個班級大多數同學的學習就是狀況外。

我還在努力中,希望有機會改善這些問題。但今天我上到想哭。

談著談著猛然省悟了許多事。

許多班以前多少有點卡住,如今卻如此順暢。

有些班原本就是參與熱烈,如今卻反而卡關。

我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仔細的思量。

才想起國一時期課堂運作良善的某班一直是一個好動的班級(姑且稱為向日葵班),一年級的公民我基本上都是帶活動來引導教學,所以這個班很願意投入學習。

到了國二,課程比較多是認知的課程內容,會不會因此向日葵班才一直卡住?

讓我立刻聯想到,國二任教班裡他們班似乎是唯一還熱衷在玩鬼抓人遊戲的班級。

幾次經過他們班,很像是無政府狀態。有時一群學生聚在一起,我好奇問他們在看什麼?他們班回我,在看他們班的寵物——壁虎。

今天中午經過他們班,二、三個男生待在大太陽下似乎在觀察什麼,走近一看,原來他們在看蛞蝓,看它如何從豔陽下逃生。

這樣的班級啊。好可愛、很質樸的班級啊。

難怪到了國二,我的公民課不再能夠吸引他們的投入。

另一個國二班,剛好相反(暫且稱為玫瑰班)。

原本國一的玫瑰班對於我進行的許多公民小活動總是會有點拘謹,沒想到進入國二後完全不同,玫瑰班的課堂上永遠充滿著熾烈的討論與探究。提出的問題精采無比,讓我必須忍痛拜託她們不要再問了。因為你們的提問都太精采了,但如果要討論這些題目,我們的課就上不下去啦。

我對馬老師說,我多麼渴望這兩班可以互補一下。

好動的班和探究型的班。

多麼難得、有趣的對照啊。

和馬老師的對話裡,她說了一句,你那特別的班...我忽然接話,哪個班?我每個班都很特別啊。

對啊,在我心裡每個班都很特別啊。孩子也是一樣,每個孩子都很特別。

可惜,我的反應還不夠靈巧善變,能夠足以第一時間進行調整,幸好身旁有個可以隨時對話的靈魂伴侶,讓我能夠看見我的盲點與學生的可能。

接下來,我有個較清楚的目標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臺南市永康國中沙寶鳳老師的小蛋糕短講工作坊回饋全文

【至善國中學思達小蛋糕短講工作坊】 臺南市永康國中沙寶鳳老師的回饋全文 印象深刻的三個畫面 * 1晚餐時,明融的擔憂,與大家接連不斷的鼓勵支持。 2跑跑冰山的童話故事knolling(許多事情眼睛看到的跟心裡想的實在差很多。) 3發表短講時,夥伴們的眼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