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他快被不知名的什麼吃掉了

這是公民桌遊社的學生看完〈血是怎麼冷卻的〉一文後畫的。

第二張照片,請同學猜猜看畫者想表現什麼?那是怪物或...

一個學生說,他(曾文欽)快被不知名的什麼吃掉了。 我追問,是什麼呢? 童年的陰影、父母的抛棄、成長的孤單、與女友分手、身體的痛苦,這一些吧? 這一些,是不知名的什麼,快吃掉他了。 有幾個人能承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