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7日 星期二

轉貼:遇見小王子

文:實踐大學應用中文系馬琇芬老師

說故事的方法很多種,中文人說故事的方法是用寫的,應中系說故事的方法還可以用畫的、用唱的、用遊戲的。

福山國中擔任「藝術與人文」課程的宮能安老師,說故事的方法則是又說、又演、又唱、又詮釋。

之前看了尹歆的介紹,對宮老師以「獨角戲」的方式來說《小王子》的故事,頗多好奇。雖然有生動的文字敘述與數張照片,但還是不太能想像,到底有多精采。

今日跟著郭老師到英明國中,觀看宮老師的表演,終於明白,為什麼尹歆會如此讚譽。


我是舞台戲的外行人,所以不在這裡充當內行。

但宮老師在許多故事的段落,適時地夾敘他對文本的詮釋,實有精采動人之處。

小王子的星球上,有許多種子,每顆種子發芽時,看起來都差不多。但其中有一種巴歐巴樹的幼苗,如果沒能及時發現,很快就會長成無法剷除的巨樹,它的根會把星球弄得支離破碎。

宮老師以淺顯易懂的例子,告訴現場的國中生:巴歐巴樹的種子,就像我們生命裡的壞經驗,如果在它剛發芽時不及時剷除,一旦成了習慣,恐怕會影響我們待人處世的判斷。

人生許多悲劇,往往來自於壓抑或縱容壞經驗的結果。

小王子曾經到一個住著酒鬼的星球,他問坐在酒瓶中的沉默男子在做什麼?男子回答:在喝酒。小王子又問:為什麼要喝酒?男子回答:為了遺忘喝酒的可恥。


攝影:英明國中陳志明主任

大人們讀到這段,自然能懂故事裡的反諷,但如何讓國中生能懂故事背後的意涵?

宮老師告訴現場的國中生:如果我們遇到困難,一味地用逃避的方式不去面對,只會陷入惡性循環。

例如因為上課睡覺所以沒有學會老師教的內容,回家又是看電視、打網遊,課業只會愈糟。就算自己想要力圖振作,卻仍只是在心裡想想,隔天在課堂上繼續睡覺,回家繼續看電視、打網遊,永遠解決不了課業的問題。

宮老師自嘲以前課業成績也不好,但他有夢想,雖然不喜歡學校所教的課程,但想成為一名演員的心志,支持著他繼續前進。

所以他在樹德科大學表演藝術,也參與許多舞台劇的演出。後來在因緣際會下,成了一名在國中教藝術與人文的老師,雖然收入穩定,卻經常感覺到像身處沙漠般的茫然。

因此他要像小王子一樣,在沙漠中去找一口井,那口井就是他的演員夢,他不會放棄。

故事繼續進行。小王子來到地球時,曾爬上一座高山,他登上山峰,朝著山谷大喊,誤以為回聲是地球人的回應。

於是他得出了一個感受:這裡的人都沒有想像力,只會重覆別人的話。

以前我讀到這裡,很快的翻頁,沒有細究。今天宮老師把這段詮釋為:從眾的現象,倒讓我頗有省思。

他告訴現場的國中生:如果100個人當中,80個人都認為1+1≠2,那麼其他的20個人中,有幾個人會勇於說出他們所理解的事實?

聽到這裡,我好有感觸啊!

在現實生活中,許多事雖不盡然非黑即白,但當自己屬於少數的群眾時,可曾有勇氣堅持自己的看法?察覺到週遭的氛圍與自己的感受不同時,能否不自我否定、自我懷疑?

隨著年歲增長,我們心中的「小王子」還在嗎?

每個大人都曾經是名小孩子,但成為大人後,想法都和小孩不同了。

小孩子是充滿想像的、是誠實不隱藏的、是純任情感的,是對生活週遭感到好奇的、會欣賞大自然的景物變化的。

可是大人以金錢衡量事物、重視權威的力量、以懊悔的態度處事、自詡為專家卻不在生活中實踐、在制式化的工作中不明究裡。

看著宮老師透過獨角戲的表演方式,我把《小王子》複習了一遍。只是這一回不是從文字裡去理解,而是隨著宮老師所營造出的戲劇魔法,經歷了一趟小王子的奇幻旅程。

表演結束後,我趕緊上前去提出邀請,希望下學期本校學生也能在宮老師的表演中,領略《小王子》一書所蘊含的深意,更希望學生能看到「說故事」的另一種呈現方式。

3 則留言:

  1.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您好,我們是台北市立案的動畫工作室「山豬影像」
    當時此文學講座〈地球人遇見小王子〉未經授權就任意使用與修改我們創作的動畫以及音樂,涉嫌違反著作權法。
    根據著作權法第四款第46條與第55條規定,此講座也不屬於非營利或是教育性質。

    好的作品或創作還是需要有所規範,並非打著教育或是藝術的名號就能不注重相關規定。特別在此告訴同為實踐大學同事的馬老師。

    這件事情的始末可至宮能安本人的粉絲頁或者是本團隊的粉絲頁看到更多詳細的內容。感謝~~


    回覆刪除

學思達與薩提爾的對話——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你指責我,我感受到你的受傷 你討好我,我看到你需要被認可 你超理智,我體會你的脆弱和害怕 你打岔,我懂得你如此渴望被看到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我不再防衛 所有力量在我們之間自由流動 ——薩提爾。 許多【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