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隱私權有何重要?


好長一段時間一直在思考,為何對西方來說,隱私權是這麼重要的人權?

多數台灣人卻仍然奉持沒做什麼壞事,何必害怕被盤查的觀點。有時我自己甚至也會這麼想。(覺察到這一點,會讓我恐懼,一個公民老師居然擁有某種威權內建的思考盲區。)

直到今天看了《直搗蜂窩的女孩》(瑞典)一片,才突然明白。例如,祕密政府組織想打擊主角的信譽,想方設法潛進主角家中栽贓毒品。如何栽贓?當然要先打探主角何時不在家。如果主角不出門呢?那麼就要掌握什麼會讓他出門的資訊,再引誘他出門。

因此對隱私權的關切重點根本不在於人民有沒有做壞事,而是統治者或侵犯人民隱私的任何人卻可能運用這些資訊傷害我或我深愛的所有一切。

而統治者或任意侵犯我們隱私的人,我們還需要花費力氣去思考他們為惡的可能性嗎?


網路圖片

只要稍微回顧這一百年來的獨裁統治或悲劇傷痛,哪一件惡行不是建立在對隱私權的踐踏之上?

這也是未來幾週要和公民桌遊社的學生共同討論的議題之一。

真的好想找個機會和大家分享我如何運用一些遊戲或活動讓學生思考這些公民議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教師的自我接納

昨天在苗栗大同高中帶領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坊時,有夥伴好奇我和學生的談話,怎麼常常可以觸動學生,讓學生落淚呢? 答案是沒有落淚的對話,我沒有分享在臉書上。 笑。 對我來說,對話不是為了讓學生落淚,而是我想了解學生。好奇對方。想讓學生知道我的關心。 想貼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