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

對話小劇場

今天上午(20180208)應邀前往高雄市教師會輔諮教師培力營分享,分享主題是「對話小劇場」。

自己設定的分享內容有三:

1、什麼是對話。
2、如何進行對話。
3、如何帶領對話。

所以一開始,我藉由第一張投影片,詢問老師看到什麼?有何聯想?


夥伴的回應有,「很可愛」、「我看到不對等的對話,大隻的那個一直說,小隻的那個不能說」,還有嗎?

「他們在角色扮演」,喔,怎麼說?

「他們都穿上了恐龍裝」

是。請問這代表什麼呢?一般來說,在我們的認知中,這樣的偽裝代表什麼意思呢?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給人舒服的?還是不舒服的?

「負面、不舒服的」老師異口同聲的回應。

可是我們好像一旦有了一些壓力或遇到了一些挑戰,立刻就會穿上「這件衣服」。

老師們紛紛點點頭。

這幾乎成了我們多數人的應對姿態了。有沒有可能,讓我們試著不要太快穿上這件角色扮演服呢?讓這件衣服有機會放下來?

之後,我安排了幾個情境讓老師們做對話練習,卡住、停頓、分享與反思。

最後的專注傾聽練習中,好多老師意猶未盡很想再多說一些。

我笑著問大家是不是很抒壓?原來能好好把想說的話說完,不被人打斷,是不是很暢快?

總結今日最大學習與收穫時,二位男老師不約而同表示,他回去最想做的一個改變是要有耐性的好好聽老婆說話,不要輕易打斷對方說話。不過,他又立刻說,五分鐘專注傾聽可能做不到,他可以先從三分鐘開始練習。全場老師大笑。

這位老師真是太可愛了、太坦率了。

最後,我仍然以崇建老師的這句話和大家分享:

你的期待是改變「孩子」。 我的期待不是,我的期待是跟孩子內在貼近。 

「孩子」可以替換成任何我們在乎的人。我想。

很感謝許多夥伴願意給我這樣的機會前往分享對話的練習,我相信,當愈來愈多的師長能夠給予全然的愛與接納,就算只是五分鐘專注的傾聽,孩子的成長將會擁有截然不同的改變。

這將是多麼美好的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