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日 星期四

我不要我的學生只是很會考公民:台中市福科國中觀課心得

【台中市福科國中觀課心得】

授課老師:黃洛晴
觀課老師:郭進成


幾年前一個對課業不太有興趣的學生寫了一封訊息問我,警察可以只因為對方的穿著較像遊民或勞工就隨意搜身嗎?

問我這個問題的他已經從國中畢業好幾年了,我好奇的詢問他,怎麼會想問這個問題呢?

原來是他在某網站看到一群人對這樣的新聞大聲叫好,他卻不太認同。

想問問我的想法。

我進一步問他的看法,他覺得警察代表公權力,權力不應該如此濫用。

但他的觀點顯然是少數。

和他的簡短對話至此,我的眼眶熱了起來。

我很開心我的學生能夠對政府權力如此警醒啊。這樣的回饋比起我教過多少學生考上第一志願都還讓我開心。

我不要我的學生只是很會考公民。

我期待的是我的學生明白並警覺民主的維護不在於任何一個政治人物或某特定政黨能否執政,而是他始終相信是公民,是每一個公民對於公共事務的關注,尤其是公民對擁有權力者打從心底的質疑與警戒,才是關鍵且重要的。

但為了能夠讓學生關心我的關心,我必須先關心學生的學習困難與學習需求。

學生的成績當然是重要的窗口,透過這分數,讓我有機會去了解學生的學習是否發生。

但不應該只是透過一張又一張的坊間測驗卷,也不該只是透過段考。

有沒有可能在日常的教學中就能了解學生的學習是否發生呢?

在今天洛晴的課堂中,我看到洛晴這麼努力著。


議課時,他提到他很想知道學生是如何學習的?是如何思考的?但以往很難察覺。

如今透過常態分組以及許多活動的設計安排,他忍不住驚呼「得救了!」

一開始我沒聽懂他的意思,還追問他,你的「得救了!」是什麼意思呢?

原來他總算有機會更深入的了解學生的學習歷程,對此,他感到興奮不已。

許多老師曾經這麼說,他改變教學後,學生的課業成績或許沒有太多改變,但他對眼前的學生更加了解了。以前在單向講述時,單一學生給老師的印象往往只是一個模糊的畫面,如今因為改變了教學才更加立體化了。

因為分組的關係,因為不再單向講述的關係,老師才得以看見學生更豐富、更多元的學習樣態,常讓願意改變教學的老師感到驚訝與驚豔。

退一步說,如果老師沒有對眼前學生擁有真正的理解,如果老師沒有先關心學生的關心,卻期待這個社會發生我們渴望的改變,真的可能嗎?


謝謝洛晴願意開放自己的課堂讓校內社群與他校老師前往觀課進而產生教學的專業對話,謝謝洛晴讓我學習到如何讓閱讀理解策略可以遊戲情境化、如何藉由有意義的評量檢視相關活動是否有成效,讓我受益甚多,真的是很精采的一堂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學得更好

這幾年很開心自己改變了教學,持續幫助了一些原本不會被注意的孩子。以前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上學期許多學生原本是D咖,這學期忽然變成了A咖。 讓同班同學驚呼不已。 他們的地理、歷史成績依舊,但公民卻愈來愈表現亮眼。這群學生從來沒有放棄學習,只是不知道如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