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觀課心得:對知的渴望

觀課老師希望暱名。

進成老師,你好

    12/14(一)那日的觀課,除了議課提了些問題,也聊了很多,心情很是暢快,真是謝謝你!

    觀課過程中,除了感受到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互動是溫暖的,更讓我一直耿耿於懷的是,同學們高品質的參與---在討論時我沒發現有同學在聊天(論說的論說,傾聽的傾聽)、學生的踴躍地發言不是單純地為了分數(從學生的眼神、肢體動作感受到他們對知的渴望,也沒隨即追問給分與否)、教練幾乎都會主動的帶領其他組員。在我的課堂上,在某些班雖然也享受過同學們積極參與的愉悅,但就像一條品質管制不佳的生產線,品質的好壞不是很穩定。

    離開後,我比較了一下你我課堂上的差異,發現:

1.我給予討論的時間太短了(我有個計時器,通常設定30秒~1分鐘),因此連帶影響我不常在學生之間走動、參與學生的討論,多半只是去關心經理級的學生。

2.雖然知道有小白板(我用空白的隨堂測驗紙代替,可收回來批改,當作課堂上的各組加分)這招,卻是不常用,且通常不指定哪一位同學書寫,但進成老師會鼓勵經理級學生動筆。隔天備課設計問題時,我拉長了等待的時間,及特意加入小白板的運用,並且指定經理級學生將討論的結果寫在隨堂測驗紙上,當下我只覺得這樣的小改變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調整。

    自12/15起至月考前一周(因為要趕進度,雖千百個不願意,但不得以也只好改回講述法上課)的三個星期內,學生好似被施了魔法一般,我的生產線不但品質提升了,而且穩定度也增加了,幾乎每堂課、幾乎每位同學,在課堂上可以找到自己的定位、積極的參與,有個班甚至跨越原本不良、尷尬的上課氣氛。

    去觀課前有個班與我的關係正陷入低潮,但自從我漸漸調整後,教室中的氣氛也起了些微而美妙的改變。12/30第4節,營養午餐的香氣溢滿了教室,更是誘使人愈發肚子餓,不易專心上課,不過他們還是很專心的自學、討論、紀錄、回答問題,下課前的最後一個問題是工業革命的影響為何,我讓他們先各自閱讀該段課文,1分多鐘後讓他們自行決定是否進入討論階段(偷學進成老師的),並且須從課文中歸納出5點影響。

    討論結束後抽籤,從問答中他們把治安敗壞、階級對立、貧富差距等歸結為社會問題(我把它寫在黑板上的第3點)。再抽籤回答,同學:「社會主義的產生」,我追問:「那要寫在第2還是第4點」,全班進入菜市場模式嘰哩呱啦了起來,第2、第4各有擁護者,該同學最後決定:「第4」,我:「很好,是第4,那為什麼放在第4而不是第2」,同學:「嗯…」,我請他坐下,本以為他們須要想一下所以轉身寫黑板,全班又進入菜市場模式,正在寫的時候,背後傳來不同組別同學的討論:「因為工業革命製造社會問題,社會主義是用來解決社會問題,所以要寫在社會問題的後面」,聽眾們:「喔…」,此時心中暖暖的我面對著黑板竊喜,捨不得打斷他們的討論,緩緩地轉了身,給他們啵棒一陣,做了個小結,繼續尋找下一點影響。

    終於來到第5點,也是最難的一點,起初他們不知如何回答,於是我又給了提示讓他們想,但總回答不到我可以做小結的程度,鐘聲響了,我問他們要繼續嗎?大部分的人或點頭或答要,那個眼神彷彿訴說著:「我可暫時放棄身邊垂手可得的午餐、我可以犧牲幾分鐘的下課、我就是要知道那個第5點是什麼」,我又被感動了,我又心中暗自竊喜了。於是我繼續提示,他們繼續想、繼續回答,幾次來回後,他們的回答可以讓我做小結了,心裡好是開心:「你們想到了」,同時也升起淡淡的哀愁,結束了,多麼美妙的一堂課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學思達與薩提爾的對話——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你指責我,我感受到你的受傷 你討好我,我看到你需要被認可 你超理智,我體會你的脆弱和害怕 你打岔,我懂得你如此渴望被看到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我不再防衛 所有力量在我們之間自由流動 ——薩提爾。 許多【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