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宅配夫妻工作坊

常和琇芬到各縣市分享,主辦單位有時會擔心費用無法支付兩人的鐘點費,我會直接請對方放心,如果只能支付一人鐘點費,沒有助教費也無妨。

有時甚至只是想要和大家分享我們的學習心得,完全無償帶領一整天的工作坊。 http://fiansekuo.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3.html http://fiansekuo.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14.html http://fiansekuo.blogspot.tw/2018/01/blog-post_26.html 5/12日週末兩人去雄中共同帶領師生對話工作坊,也是只支領一人鐘點費。 http://fiansekuo.blogspot.tw/2018/05/blog-post_12.html 我們兩人輪流分享,另一人則是擔任助教與觀察員,再適時給予回饋與提醒,但實際上只有支領一人的講師費,宛穎覺得我們這樣的分享模式很特別,對學員、對講師也比較適當。因為可以切換節奏讓學員維持較高的注意力與學習效益,講師的專注力也會比較好。 除此之外,這學期帶領書會課程共8次,分成週日班和週一班,也是無償義務分享。 http://fiansekuo.blogspot.tw/2018/04/blog-post.html http://fiansekuo.blogspot.tw/2018/05/blog-post_14.html 是啊,不只是我們夫妻帶領工作坊如此,我在辦理其他工作坊時,也都會這樣和夥伴商量與思考。 幸好,大家不介意支領微薄的鐘點費,共同促成一場又一場的工作坊。 謝謝身旁的貴人們。願意共同為教學與對話的改變而努力。 但有時主辦單位仍然積極為我們爭取助教費,實在很感謝。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