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日 星期三

對自己的接納才能開啟真正的對話

對話是理解與雙向。
冰山脈絡是一個探索脈絡,以一個新的,有別於過往思維的路徑,更真誠地探索對方,不走原本生存模式的路徑,而是讓成長模式重新建立。因此冰山脈絡,也要用來探索自己,當孩子不交功課,我的內在發生了什麼?有什麼阻礙了我的內在,才能運用於他人對話。因此一致性是為自己,而非為他人。

——李崇建

今天下午連三堂,我的情緒比平常煩躁許多。

原本有許多自責。

但試著靜觀其變。嗯,想和進成說說話。

你的煩躁是什麼?

天氣變熱了,段考前的最後一堂?沒有把課好好呈現?

天氣變熱的影響是兩端,其實你和學生都受到影響。

你覺得自己好像又走進了原本的街道,其實沒有,以往這時的你會大聲指責學生,甚至帶著較多否定的情緒字眼,今天你確實說了,但少了許多啊。

課堂有幾個孩子也有些煩躁,你沒有立刻反應,而是「選擇」回應。

你等到了下課,才請他們留下一一談話,而下個班級學生已經等在門口準備進教室,你仍然緩緩安住自己後,才和這幾個孩子談話。



進成啊,這不是容易的事。你怎麼做到的?你在趕課,又連三堂、天氣炎熱、學生也浮躁許多,你怎麼還願意在唯一可以休息的下課時間十分鐘分別和二個孩子好好說話?

是啊,終於到了第三堂,你的內在更加浮動,你似乎感受更多的壓力。你覺得自己的情緒似乎在積累著,第三堂課,你的停頓或卡住次數更多了,你對學生的指責也變多了,你忍不住這麼想著:我真的不是好老師。

進成啊,我很好奇,你怎麼對自己這麼嚴格?

這段時間,我陪著你,你每堂課分分秒秒都在努力引導著學生學習,我沒看見你浪費什麼時間和學生說到課程以外的事。你在課堂上,沒考過任何一張坊間測驗卷,即便你這麼用心準備課程,最後仍然必須趕課,這樣你就對自己失望了?

每堂課下課,你總是試著記錄學生的反應和學習情形,持續修改著課堂講義,為明年做準備。看見一些學生的學習出現了困境,你會反省自己的講義或引導是否還可以再修改,這是我親眼看到的,進成,你怎麼還是覺得自己不是好老師?甚至,你還關心這些孩子,好奇這些孩子,想著下次談話還可以如何進行。

即便下課時間這麼有限,你仍然盡最大努力去和孩子對話,你怎麼會覺得自己不是好老師?

進成啊,我想對你說——你現在對這群學生所做的許多事,我很感動。沒有人這麼要求你,你卻這麼努力。這麼努力想讓更多學生參與學習。

進成,我覺得你做的還不錯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如何面對不表達的學生?

7/12日週四去彰化大葉大學帶一天的工作坊。 主題是「學思達與師生對話」,還蠻喜歡我和馬老師的課程安排,覺得這樣的帶領,可以幫助更多老師或家長更容易了解正念的對話脈絡。 後來收到一位老師的來信詢問: 「學思達注重表達,但如果你們在課堂上遇到像我這樣的學生,害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