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學思達與師生對話——雄中場

「原來我們一直在使用無效的對話方式與學生、孩子們溝通,難怪越溝通問題越多,如何訓練自己跳脫慣性,用一致性的方式去處理人際關係,將是我要練習的課題,當然也要再加強進修如何轉化提問及對話方式。謝謝進成老師及琇芬老師分享薩提爾的冰山理論的學習及應用。」
「1、前幾天剛好跟一位學生有所衝撞,當下我們都很生氣,我氣得叫他去外面反省,學生則是生氣地跑掉。隔一天,當我們的情緒都冷靜下來之後,我竟然可以和這個學生有非常流暢和深入的對話。我帶了這個孩子兩年,聊過無數次吧!這是孩子第一次可以講這麼多。今天上午聽到進成說的理性腦在受到威脅時,會把開關關掉,對外失去連結,我突然恍然大悟!是啊!難怪孩子會跑走。透過這些理論的說明,也讓我更能理解孩子的戰、逃和僵呆的反應,而自己生氣的情緒也跟著不見了。2、學習到如何把課堂上的「感受」和「規則」分開處理,進成提供了很具體的流程和示範,讓我知道只要語氣平和地把規則說一次就好,這真的是我要多練習的地方。3、今天一開始的活動,要寫下今天工作坊的期待,我寫的是「接納自己可以不完美、學生也是」,這是我最近覺察到自己的冰山。今天在活動中,我就這麼剛好地成為那個讓活動中斷的人,當下的感受真的是「啊!完了」,但是在我要開始自責之前,我想起那張字卡,於是就告訴自己:「你很仔細觀察了,也很努力想幫忙喊一個數字啊!大家一定不會怪你的。」然後,下一回合我又重新挑戰了一次,而且這次有成功喊了一個數字。很神奇的是,我的自責真的不見了,這一次我可以欣賞自己了。」
「專注聆聽的練習,除了內容還要同理,才會有更深的理解與連結。透過心口不一加深了解應對姿態的覺察。應對姿態的角色練習很深刻,感覺到互動中的彼此落差!進成老師願意分享自己練習歷程的方法與擺盪歷程,很被支持。改變為什麼的問句,看到夥伴們思考角度的差異,很努力想同理學生,很感動!」 
「一直以來,我用了錯誤的對話模式,讓學生與自己有許多負面情緒,甚至歸結是學生不受教而放棄對話,原來是我沒貼近學生的內心。與同事互相抱怨、訴苦,只是取暖,對學生問題還是束手無策。今日研習,懂得該如何與學生對話,找到解決師生對立關係的一線光。謝謝進成老師、琇芬老師,真的很感謝!!」


今天前往自己的母校雄中分享「學思達與師生對話」,結束分享後,夥伴的一些文字回饋讓我很有感。

我常想——如果師生對話的目的是幫助學生,那麼過往的對話模式是否真的能幫到學生呢?

老實說,我以往和學生的對話不過只是單向的訓話與聽話而已,哪來的對話呢?

因此,當今日參與的老師能獲得上述的這樣體會,我真的覺得今日的分享很有意義。

比較讓我訝異的是有好夥伴認為我們今天的分享還是太深入了些,初學師生對話的老師可能仍然會跟不上。

謝謝好夥伴的建議,真的有可能如此。學習對話的我已經快四年了吧?如今的些許心得和體會也是自己不斷刻意練習的成果,在我看來或許簡單的對話能力對許多初學者應該都存在一定的難度。

這也是我的期待,為何要在學思達共識營分享自己的對話簡報和課程模組?為何要經常在許多場合互勉共學師生對話的我們要成為一顆種子?因為我們花了許多心力學到的這些對話觀念和方法,如果能帶給身旁的家長和同事,可以造福多少學生和孩子?



我們的所學有限,但願意的話,哪怕只是傳遞百分之一取代原有無效的對話方式,這些百分之一日積月累、愈來愈多人熟悉並運用在日常對話當中,將可能產生多大的擴散效果?

就像志仲說的,或許有一天這樣臨在(正覺)而溫暖的對話方式將變成一場宛如民初的白話文運動那樣擴散呢?

謝謝宛穎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回母校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執政黨等於政府嗎?

國中公民第三冊第5章【政黨與利益團體】 請大家先自行閱讀5-1課文,並依照課堂引導單回答問題,給各組5分鐘。 請各位思考一下,這張圖裡面出現了許多雙箭頭;想請大家思考看看這些雙箭頭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請各組至少寫出兩個。 好,那我們現在來看各組的答案?請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