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你沒有錯,壞的人是他們。

臨時決定去看《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臨時起意是真的,但其實一直掛心這部電影。

刻意不對馬老師說這是一部怎樣的電影,但當兩人走出電影院時彼此都哭腫了眼睛。

佩服電影的帶入角度,明明這麼沉重的大事件,卻以一個像多數人那樣怕事只求平安度日的計程車司機來說故事。

期待平安過日是每個人的權利,但遭遇不義選擇發聲也是一樣。

「你沒有錯,壞的人是他們(獨裁者/軍隊/鎮壓者)。」和善體貼入心的異鄉人大哥對主角司機說。

即使知道計程車司機想偷跑,異鄉人大哥仍然善意趨前告知如何離開光州比較安全。


圖片來自網路

政府擁有軍隊、警察、媒體,那麼公民遭遇政府的不義該如何面對?

光州之外歌舞昇平,光州之內血腥鎮壓。

政府透過媒體表示這是一群暴民。熟悉嗎?台灣的二二八、中國的天安門,暴民是良善體貼的鄰家大叔,是送來點心的大姐,是懷著理想的大學生,是嘶吼大哭的母親。

他們只是一群暴民。

槍是他們的,坦克是他們的,而另一頭是暴民。

也很喜歡電影這一幕的刻畫:哨站的排長(朴中士?)即便知道載著記者的計程車就是他們要追捕的人,仍故意放他們一馬。

「你沒有錯,壞的人是他們。」

公民是能理解這一點的人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