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你長大了嗎?

上薩堤爾的課,引導者有時會問,你長大了嗎?

我能看見所有的自己嗎?

曾經無助的自己、驕傲自滿的自己、失落不已的自己、無私付出的自己,我都能看見嗎?

我長大了嗎?

指責、討好、打岔與超理智陪著我們長大,他們是我們的家人了。因為他們的陪伴,我們才得以生存下來。不論喜不喜歡,我們都在他們的庇護下成長。

這些家人擁擠著我們的心。干擾著我們,影響著我們。有時甚至讓我們無法喘息。在這些家人面前,我們像個孩子無助。

所以薩堤爾課程的引導者問我們,你長大了嗎?

這是溫柔的提醒。

薩堤爾的一致性或許不是棄絕陪著我們長大的「指責、討好、打岔與超理智」,而是看見與理解這些內心家人對我們的影響,然後試著讓自己多點選擇的可能。

因為長大了,或許就多了一些能力可以讓自己和這些家人的相處多點空間。

他們依然是家人,我們無法完全離開他們,但至少我們多了點自由和選擇——「要相處多久?要和誰相處?」可以進入我們的意識裡,由我們來判斷與取捨,當然這是我們長大了才能夠這麼做。

家人的擁擠有時帶來溫暖,有時則是摩擦與衝突。當我們能覺察和家人相處的好處與代價時,我們就更自由了些。

長大了嗎?

我可以和這些家人和許多的自己好好相處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