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焦點討論法的課程設計

暑假的八月下旬,我和一群基地班夥伴前往台中快雪時晴作文班觀看羅志仲老師的作文課。

現在回想起來,發現他的這堂課和焦點討論法的結構不謀而合。

1、客觀性層面(Objective)/處理信息和感官的覺察;

這堂課的作文主題是膽小鬼,所以志仲先講述了一個有關膽小鬼的故事,在故事中,也會提出問題讓上課的孩子猜想,接下來的情節會如何發展。

另外,這個故事也是學生習作的材料。

2、反應性層面(Reflective)/有關個人的反應和聯想;

在講故事的過程中,志仲也會不斷就主角的情感進行許多具體與細節的描述。同時也會邀請孩子思考,如果換成你是主角遇到類似的處境,你會怎麼做?

3、詮釋性層面(Interpretive)/關於意義、重要性和含義;

故事說完,讓孩子思考什麼叫膽小鬼?有時膽小鬼不是膽小,而是謹慎;有時一個人並不是膽子大,而是懂得掩飾;有時膽小鬼的定義可能是因人而異,因境而異,那麼你呢?你心中的膽小鬼是...?

4、決定性層面(Decisional)/關注解決方案;

最後才讓學生開始動筆寫作文。

和志仲老師議課的過程中,志仲說他是依照崇建老師給他們的課堂範式來操作與調整,這兩天我在閱讀《關鍵在問》一書時,試著運用書中內容來回溯當天的課堂流程,發現志仲的課和這本書敘述的流程有諸多相同處。


忽然想到或許一堂有意義且能夠引發學生學習的課堂其實不難架構,可以參考ORID的脈絡來設計,應該就很容易達到效果了。

為自己的發現感到興奮,也和大家分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