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請聽我說

雅雯忽然靠過來悄悄地說,老師們的內在好需要安頓啊。

苗栗夢N第一天上午心儀帶領著夥伴相見歡和破冰。雅雯在旁靜靜觀察老師們提出的教學困境後,對我有感而發的說。

我對雅雯笑了笑,輕輕點點頭。


嗯,我決定改變自己第二天上午原本的課程內容。分享時間只有100分鐘,我又打算留15分鐘讓第一天分享的講師進行回饋,以「學思達與師生對話」的課程設計來說,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和琇芬共備設計的對話工作坊,至少是半天三小時。比較完整的課程設計是兩天的工作坊與體驗。

但,我很想試試看,很想讓這群認真而溫暖的夥伴們對自己多點接納和欣賞。

不太確定能不能做得到。但我想試試看。

政忠主任常說「Teachers get support,Kids get hope.」

就在此時此刻,我可以給予一些幫助。我想。

所以和社會科講師、政忠主任用完晚餐(兼開檢討會)後,我請琇芬協助我進行課程的調整,我不斷的思考如何讓這樣的課程在有限的時間更有情境、更有體驗?

我會不會太殘忍?

自己一邊在心裡演練課程,一邊紅了眼眶。如此在腦海裡,反覆思考與排練。

提早半小時到了研習教室(感謝小帆的接送),我慢慢的深呼吸、準備著教具和講義。

課程進行到生命清單。

看到許多夥伴落淚了。

謝謝夥伴這麼的敞開。

先照顧好自己,再照顧對方,無論何時何地,這大概是我最想分享給這群認真的老師的一件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教師的自我接納

昨天在苗栗大同高中帶領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坊時,有夥伴好奇我和學生的談話,怎麼常常可以觸動學生,讓學生落淚呢? 答案是沒有落淚的對話,我沒有分享在臉書上。 笑。 對我來說,對話不是為了讓學生落淚,而是我想了解學生。好奇對方。想讓學生知道我的關心。 想貼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