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人本火種教師營可以更有高度

人本火種教師營其實和一般的教師研習品質差別不大。

讓我省思的是為何這三天的情緒愈來愈糟?

馬老師是在第二天爆發。

講師的大言不慚,講師的精采講述,講師的深切自省、講師的結構鬆散,不同講師的教學呈現其實都在這三天出現了。

和一般的工作坊差不多,對於一個熱愛教學的我來說,這原本就是教學常態。只要教師在乎教學專業就好,不要以一時之間的教學失常過度自我苛責或要求對方即可。那我為何會愈來愈有情緒?

從第一天史老師的大放厥詞、自我矛盾,請來對話的與談人準備不一,到最後學員上台分享報告的狀況,我看到了好與不好。

為何我會愈來愈有情緒?我一直在思索到底是什麼情緒?是因為花了可觀的車馬費、研習費與住宿費卻只得到這樣的品質嗎?但我不是也了解這就是總是有好有壞的教學常態嗎?

是因為主辦單位一直宣稱他們是如何有感教學卻輕易否定其他老師的努力嗎?同時,他們的研習水平和一般研習其實一樣!

事實上,我看見了身邊老早就有這樣的夥伴,她們不斷的精進與自我省思。分組也好,學共也好、學思達也罷,或有感教學法(?),一個在乎教學內涵的老師都必然會不斷成長學習與自我追問。

是因為看見現場許多講師輕易且大力的否定其他教師的努力,尤其某講師否定的老師正是我們認識的友人,更因為信任和說服不該只單向呈現或選擇性呈現嗎?

比如看重學生的良善,卻看不見其他老師的。

比如珍惜學生的亮點,卻刻意漠視其他老師。

對我來說,人本這個團體,我一直是敬重有加。即便此時此刻,依然如此。

但作為一個關心教育的專業團體,他們在營隊的表現高度真的不必如此。專業的部分應該再多確認才是。

舉例來說,一小時的課程分享,花了20分鐘在講題外話,攻擊對方,故作專注認真去引導全體學員去嘲笑論斷對方(我的友人),最後再草草結束分享,再一直說自己的時間掌控沒有很好,這到底算什麼?

不就像一個老師在課堂上隨意的批評某政治人物(欠缺脈絡),例如深綠老師大笑柱柱姐,讓全班一起公幹柱柱姐,最後才驚覺正課來不及上,草草結束那樣嗎?

其中幾位學生提出質疑,班主任趕緊跳出來說,啊,這是我們很期待看見的衝突。

太令人失望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學得更好

這幾年很開心自己改變了教學,持續幫助了一些原本不會被注意的孩子。以前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幫他們。 上學期許多學生原本是D咖,這學期忽然變成了A咖。 讓同班同學驚呼不已。 他們的地理、歷史成績依舊,但公民卻愈來愈表現亮眼。這群學生從來沒有放棄學習,只是不知道如何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