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上天不會給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

今天一上完課立刻和親愛的去看期待已久的腦筋急轉彎。原來不知不覺,我竟然已經等了快八個月。

很欣賞這部影片將我們內在的種種情緒一一擬人化。這精采的刻畫讓我聯想到這段時間一直在玩的三國線上遊戲「大皇帝」,也是有類似的感受。角色必須升級才能挑戰另一級的關卡,如果沒有升級的話,就只能不斷應付相同的挑戰。某種程度很像人生啊。

記得彭渤程老師曾經說過,上天不會給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很喜歡這句話。我將它理解成,如果問題太難,可能我們根本無法理解或應付不了,擔心也沒用,如果問題剛剛好,我們自然能夠解決,根本不用擔心。

這段時間遇到一個很棒的朋友蘇老師,她也來旁聽我在高師大開設的教育社會學暑修班。

因為她是能量很強大的夥伴,她忍不住問我,我這樣的授課方式會不會活動太多、討論太多,不夠深入課程。

其實我也在反省和學習與調整。想了想,我試著回應她,一方面經過和同學的相處對話以及考量我一開始設定的課程大綱,所以我比較在意師培生能不能經由這門課對於社會和未來要面對的學生能多一點覺察,一種見樹又見林的覺察。

可點選照片,看預告片。

對我而言,這門課的核心價值是同理心以及一種社會學的理解和想像。我們藉由這些活動慢慢的一起思考。如果覺得不足的地方,我再透過自學講義的編寫來引導補足即可。

小組的對話與討論失焦?這會不會意味著他們還在學習的歷程呢?教師倒是可以自省,如何透過課程節奏的調整讓討論更深入一些。其實不要說大學生了,很多時候學校的行政會報,大人們的會議討論更像鬼打牆吧!這難道不正是我們應該認真思考這樣的可能,會不會好好討論一個議題其實需要許多許多的練習或學習呢?比如說,我的國中學生經過二年學思達後,孩子的思維和談話真的進步很多。

所以,當師培生進行小組討論時,本身就是一個很可貴的學習過程。需要我們等待,或需要我們去引導。

我還在學,也可以學,也願意學,所以我想,持續的實踐會讓師生彼此的課堂品質漸入佳境的。

回到這部影片來說,沒有一種情緒是沒有價值的,任何一種挫折也都是美好的資產。我們都不會故意讓自己失敗,我們都是在當下盡力而為。這樣就好,我喜歡現在的自己,喜歡對人多一點耐性,對自己也多一點包容。因為這樣,路上繁花盛開也好,風雨交加也好,每種滋味都令人再三留戀。

謝謝妳誠摯的提問,蘇老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說到做到的主任們

週四(6/21日)和跨校公民基地班夥伴前往雲林二崙國中觀課。 這樣的日子,平常的上課日卻離開學校到外縣市,心裡總有種去郊遊的奇妙感,一種可以看見新世界並開啟自身視野的愉悅,彷彿心裡的渴望被滿足了。 這學期是由張碩玲老師開放觀課。他授課的年級是國中二年級。在課前會談,碩玲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