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如果郭台銘出生在敘利亞的話

今天的課一整天下來(共四堂課),都讓我很有感。



例如讓某班玩鑽石競標,全班超嗨的。有錢人小組玩到最後,忽然驚覺他們的鑽石要被公投均分給大家時,整組臉都快綠了。好好笑,好投入角色。

(後來和琇芬檢討自己今天這堂課,我還可以如何調整?發現一個新的玩法,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是公民課的核心概念之一,認識權力的層次與運作。)

甚至贏家主動和別組談判,只要你們別投票,下課就請你們去福利社。

真的好妙。

回到課程(第三冊第四課),我和學生開始討論到這個問題(學思達公民共備工作坊雲林場,夥伴共同發想的問題):如果郭台銘出生在敘利亞的話,是否還能擁有今日的成就?可以,理由?不可以,理由?

這個問題果然有打中學生。學生展開思索與討論,一路到下課鐘響,都還有學生舉手想發表想法,我只好延後下課時間。

這樣一堂又一堂的公民課,以及上完課後和琇芬的對話與檢討,讓我好有收穫。實在太幸福了。也希望這樣的公民課,學生也有類似的感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