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七秒的隊呼

人權教育是高度價值取向的教育任務,因此不能只是依賴認知性的概念教學,所有價值性的教育若無「感動」或「體驗」的因素,就可能成為純粹的宣傳與說教。 
——馮朝霖

王一郎老師在夢N講師培訓坊帶領的團隊動力課很精采。


他的老師是楊田林老師。

很精采的地方在於他成功運用團隊動力與課程設計(七秒的隊呼)讓多數成員深刻「體驗」與「感動」。

真的是這三天課程中最讓人震撼的一堂課啊。

事實上,這三天包括合適的場地、熱情投入的學員等客觀條件始終存在,卻只有少數幾位講師懂得運用這些條件。真的很令人驚訝。這一點也讓我省思,教學現場中,會不會也是如此?有許多幫助學生學習的資源其實一直存在只是被我忽視了?

但有時就算我們知道如何去運用這些客觀條件,較困難的地方還有帶領者該如何根據現場的氛圍進行調整?也就是如何扮演主持人、引導者的角色?更困難的地方還有該如何讓課程或活動不只是活動,而是深深的觸動——讓課程核心價值(藉由活動)得以進入成員更深層的內在。(對教學者來說,就是如何掌握課程核心,並設計好的問題來幫助學生思考與學習。)

這堂課打中了我。

在團體當中一向保持冷徹觀察的我,即便在最後我站在最外圍,即便在第一時間掌握到他在做什麼的我,仍然掉下眼淚。那一刻我靜靜省察自己的內在,有一股不捨、有種和大家連結的感受。心中的酸楚悄悄又帶動了第二波的淚水。

我想問自己的是當我的學生準備好時,例如像夢N學員,我可以給出這樣水平的課程嗎?


但回到教學現場,我很欣賞自己和夢N夥伴的地方是即使我們的學生對學習未必如同我們這般熱情,我們仍然全力以赴,不肯放棄。


想起一件事,今年我們學校邀請了楊田林老師來帶領國中生課程,但國中生的不配合與無厘頭讓楊田林老師感到挫折。他後來對主辦者說,他沒想到現在的青少年這麼難帶。他以後應該不會再輕易答應國中小的邀約了。

聽到楊田林老師這麼坦誠的回饋,真的讓我們感到療癒啊。因為這就是我們的教學日常。

而我們仍然每天念念不忘想要提升教學品質,努力善待每一個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