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日 星期五

在升學主義下,如何堅持教學改變?


當我們的學生有個夢想或目標卻遇到了阻礙,我們會如何陪伴他呢?我們會如何和孩子討論呢?有沒有可能我們也可以用相似的方法陪伴自己和提醒自己。

如果我們都不會叫孩子直接放棄夢想,我們更該如此。不是嗎?

這三年的教學改變一直存在許多來自同事或家長的質疑,一開始我很憤怒、很挫折甚至想放棄,直到聆聽到輝誠老師和一些老師的分享後,我才恍然大悟,既然我認為我做的是對的,為何不堅持,為何不邀請質疑者來觀課?現在,當我遇到其他人的質疑時,我比較心平氣和了,反而會期待有進一步互相對話的時刻,邀請他們入班觀課,觀課後再和家長或同事進行對話。

可惜到目前為止,質疑我的家長一聽到我邀請他來入班觀課,似乎就放棄了。質疑的聲音就不見了。很好奇。是因為我們不習慣對話嗎?

總之,家長有質疑是正常的,這也是我自我檢視的時機:我一定也有盲點,改進就好了;如果是誤解,澄清就好了。除非是敵視,我自然無能為力,但沒必要改變自己認為對的目標和做法。



面對校內的質疑,我受到何耿旭老師的影響很多。因為他,我開始主動進行校內分享,但有一個重要前提,就是請校內不要強迫老師來參加。我願意且樂意主動分享,不要鐘點費,給我場地就好,所以去年和今年我陸續在校內分享了三、四場,也請學校開放校外有興趣的老師參加。

所以我在想,即便只有一個人,例如輝誠老師長期以來的努力,也能做很多改變或影響很多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說到做到的主任們

週四(6/21日)和跨校公民基地班夥伴前往雲林二崙國中觀課。 這樣的日子,平常的上課日卻離開學校到外縣市,心裡總有種去郊遊的奇妙感,一種可以看見新世界並開啟自身視野的愉悅,彷彿心裡的渴望被滿足了。 這學期是由張碩玲老師開放觀課。他授課的年級是國中二年級。在課前會談,碩玲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