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7日 星期二

大人的功課

今天高雄上半天課,遇到颱風天,幾天前有位吳老師和我相約要來觀課。原本心裡想今天風雨不小,她應該不會來吧。

沒想到她居然準時出現!太讓我驚訝了。

我擔心的問她,妳怎麼來的?騎車。是喔,那待會回去,風雨可能還會更大耶。

今天吳老師觀課的班級進度是性別角色,我讓學生閱讀課本2-1的範圍。一段一段的帶著學生分辨「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的差異,並藉由「有或沒有」的機制讓學生探索校園裡傳達的社會性別概念。

請同學找找看唷。

各組學生振筆疾書,寫了六個答案。

時間差不多後,我請學生發表並挑戰「有或沒有」,有的話挑戰成功加2分,沒有的話挑戰加5分唷。

想當然爾,大多數學生都挑戰5分的沒有囉。也就是小組特別觀察到,而其他小組沒有注意到的現象。

有一組挑戰沒有。

請說?

校園裡的替代役都是男生。

我詢問他,為何認為這符合社會性別的概念呢?小智說,因為只有男生要當兵,女生不用當兵,應該是社會認為男生比較有力氣、適合當兵。嗯,有道理唷。這時,我轉向全班詢問大家的想法。有人質疑,男生本來就要當兵啊。我笑著回應,是啊,但我們沒有一出生就拿著槍啊。所以男生要當兵的想法,應該是後天才有的,也是社會的期待。

我們先討論這個觀察有沒有符合社會性別的定義,認不認同,以後我們再討論唷。

就這樣討論到下課。原本我以為時間到了,要提早結束這個活動,有個小女生還很擔心,怕沒機會加分了。讓我在心裡偷笑一下。讓學生討論課程重要概念,只要改變教學方式,竟然能讓學生反而不想下課。上週來觀課的教官看了也覺得驚奇好笑。

結束課程,緊接著和吳老師進行議課。請她儘量提出問題、好奇、困惑。

她直說好流暢、好精采的一堂課,希望未來還可以再來觀課。我先謝謝她的肯定,也歡迎她再來觀課。

伴隨著我們的議課,校園裡的風雨也愈來愈大。真是很難得的經驗。

她比較好奇的是這一整堂課,她很驚訝我和學生的互動,沒有上對下的姿態,而是平和的對待。而且幾乎每個學生都是笑著上課、投入學習。她想知道我怎麼做到的?

笑笑帶著心虛地回她:我有做到嗎?妳沒有感受到我的殺氣嗎?其實我很努力在覺察自己的情緒。當學生沒有按照我的期待去做時,我常常就有情緒,一直都在,這是我的習性。但這兩年,我似乎比較會多點核對的過程。核對學生的學習困境和需求,核對自身內在的情緒困頓因何而來。多了這些停頓和核對,我比較能理解學生的不一樣。

例如,剛剛有一組一個小女生趴在桌上生悶氣,我當下就有情緒啊。只是我試著提醒自己先了解他們小組發生什麼事。所以一下課,我聽了一下兩邊的說法才知道前因後果,也才能真正客製的給予不同的適合對待。但這幾分鐘的處理(我的支持與陪伴),會讓學生未來三年更願意投入公民課。

所以...(我想了想),接著對吳老師說,這幾分鐘是很重要也很有價值的身教。

議課至此,時間接近11點半,要回導生班處理中午放學的事,必須和吳老師說再見。也邀請她有機會可以來參加本週末10月1日一整天在高師大舉辦的十二年國教社會領域工作坊,也是由我擔任下午的講師。

她立刻回我,有啊,去年她有參加唷。是唷,呵呵,去年我分享了什麼?問題設計和水果自我介紹的小活動。哈哈。我好像忘了我分享的細節。不過,還是邀請妳,如果妳剛好有時間的話。

和吳老師的議課就這樣告一段落,心裡卻還有一些想法來不及說。



這是昨天重讀楊照《勇敢地為孩子改變》一書,相當有共鳴的一段話:

「從孩子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讓我了解人與人之間什麼叫做『尊重』,以及尊重有多難。尤其當你面對的是『孩子』,這個世界給你那麼大的權力,讓我們可以不用尊重孩子。你不尊重小孩,沒有任何人會懲罰你,甚至有很多的聲音,在贊成、支持你;倒過來,一個孩子不尊重你,他是會被懲罰的;因此在這個不平等的權力關係當中,學會尊重,這不是孩子的課題,而是大人的課題。」


延伸:吳玉婷老師的觀課心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導師的家庭作業

經美女同事們提醒,昨天我們班有個學生考試時狀況較多,例如忘了將答案填寫在答案卡上。又例如,考卷發下去時,請大家檢查有無問題,結果他快下課時,才發現他多拿了一張一模一樣的考卷,少拿了另一張。 今天一早和他對話,了解情況。 他是反應較慢的學生。但從表情看得出來,他很在意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