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5日 星期六

解決教育問題的第一步

總是在想這些試圖告訴第一線教師如何有效教學、差異化教學的學者專家教授博士們,你們怎麼了?

你們的學生一定很愛你們。不願告訴你們真相。

你們的研習往往是最無效的。但你們的學生(就是我們)敬愛著你們,無論你們的教學/研習多麼令人質疑、多麼空洞理論,仍然不願讓你們傷心,仍然打起精神聽著你們的講述。忍住打哈欠的睡意,由南至北風塵僕僕來到研習會場聽你高談濶論,試圖告訴我們有效教學的定義有哪些,聽你隨興的東聊西扯。

然後,你竟然說,大學生上你的課,也會放空,也會看著窗外,那是因為你的大學生有心事。所以,你不怪罪大學生不聽你的課。接下來你繼續告訴我們,什麼是有效教學...

好像我們的學生,我們的孩子國中生、高中生就沒有心事。所以你可以不用改變教學,但我們才需要。就如同這場研習一樣。

有人說,要真正解決問題,最重要的是必須先避免自己成為問題的一部分。

好像,有點明白了。

還有些自以為很懂教育理論的學者專家博士,根本無法與人理性對話啊。

這些學者可以隨意批評我們不懂教學呢,但不許我們提出任何質問唷。

一旦被質疑,就把對方從臉書中刪除好友了呢。原來我不懂師範體系大老的作風呢。我嘴好壞,真的沒有禮貌,怎麼可以對「老師的老師」這些大學者們有所質疑呢?

你們好威唷。擁有高高在上批評第一線教師的權力,但我們不能回嘴唷。

無法對話的人,做法都一樣呢!只許妳們批評別人,不許別人批評呢。

有人啊躲在宗教背後,有人是躲在教育理論背後,有人則是躲在性別刻板印象背後,這樣的人到頭來總是經不起檢驗啊,明明躲在自己的舒適圈,粉絲團裡尋求抱抱、拍拍與溫暖,卻大聲斥責第一線教師為何不改變。

是啊,我也一樣在乎並期待影響更多的老師改變教學來協助學生學習,但說真的,我如果希望有一點點的影響力,我得從自己做起,自我要求。例如開放觀課、共同備課,接受他人的挑戰與質疑,坦露自身的挫敗與脆弱,合理評估資源與限制等條件。

但好像輪不到妳們來指指點點,妳們的指指點點經過了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了,幾乎已經成為問題的核心或一部分呢。

我們這些教學現場的教師真的就只有被妳們指導的份嗎?可是,妳們要先讓我們心服口服啊。申請了一大堆的經費辦研習,卻辦成這樣...

是啊,我們這群由下而上自主翻轉的老師,開放觀課、共同備課、辦理自主研習、進行學思達教學、分組合作學習、學習共同體各種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改變,沒有像妳們那樣動不動就烙個幾句英文,好像沒用妳們嘴邊的學者大名和理論就是不夠,就是自我感覺良好,就是互相歌功頌德(但老師的老師們,你們一直躲在高教學術的象牙塔中,無法忍受被質疑又算什麼呢?),但有件事是騙不了人的唷。

教學現場,學生們學習的專注眼神。是我們親眼看見的改變。

妳們卻一再用理想的、空洞的學術名詞,甚至那些連妳們主辦的一堆研習或教學根本也做不到的學術名詞來挑剔這些在第一線堅守崗位的老師們,否定這些努力協助學生學習的老師們。


到底又成就了什麼事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用關鍵字找好書

晚上去小七取貨,收到了三本書。 其中一本打開翻閱後,驚為天人,真是學習對話的好書,很精采。感覺可以在未來的對話工作坊融入這些書的概念和技巧。 寒假最後這十天的放空,平均每天讀完一本書,都是相關的書,有關教學、有關對話,一種能量充飽的感覺。 更多是印證與發現,這些原本是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