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學思達亞洲年會薩堤爾對話工作坊主持心得

學思達亞洲年會這兩天擔任李崇建老師薩堤爾對話工作坊的主持人。

意外的被崇建老師邀請我分享我如何用學思達方式帶領薩堤爾基本對話的心得。

考慮了幾秒鐘就立刻答應了。

因為我想學習更多、更深的薩堤爾對話,所以想把握各種可能的機會。尤其能夠在崇建老師面前進行這樣的練習,這是我很渴望的。

兩個場次,我都運用了羅志仲老師分享的負面情緒列表師生覺察,同時結合跑象限和推理遊戲進行了30分鐘的課程。



很初淺。

但這些小活動都是我很有感受,同時也可以讓現場夥伴輕易複製回去和更多人(同事、家長)分享什麼是薩堤爾對話和冰山的活動。

這是我的期待。

我期待換位思考和同理心不只是一種思維,而是體驗。

所以,當有夥伴舉手說,做了情緒列表後,訝異的發現師生衝突的雙方內在情緒居然這麼相像,或訝異的發現學生的內在負面感受可能比我們更多時,我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30分鐘分享結束後,緊接著就是崇建老師和我的對話。



我將不久前發生的師生衝突以及自我內在的情緒呈現在大家面前。之後再由崇建引導我,和我進行薩堤爾的冰山對話。

我幾度泣不成聲。

原本我以為許多事已經淡忘了、已經沒有太多感受了。原本以為這些過往應該不再對我產生影響了。居然完全不是這樣。

我有了新的困惑。

接觸薩堤爾後,我經常告訴自己要欣賞自己。

但當崇建老師詢問我之後,我發現我的「心」沒有辦法。

結束第一天的對話,許多夥伴前來回饋,說我很勇敢。還有兩位上海的老師前來問我,你是處女座的嗎?

是呀。怎麼了?

他們說,我們兩人也是。但讓我們訝異的是我們(處女座)這麼愛面子,你怎麼願意在台上這樣自我揭露?



這些夥伴的話,是真的。幾年前,我絕對不會到台上和崇建老師對話。

我曾經和我的學生討論過,什麼是勇敢?

我願意和崇建老師在台上對話,就是勇敢嗎?我有些迷惑,有嗎?

記得和孩子的對話最後,我分享自己的想法,勇敢會不會是即使害怕,仍然選擇做對的事?

那麼我有害怕嗎?在台上和崇建老師對話這件事?

嗯,和崇建老師對話,不會讓我害怕。在台上也一樣。因為崇建老師一直給我一種安心療癒的感受。

比較是擔心,擔心自己擔任工作坊的主持人和分享者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讓參與的夥伴沒有收穫。覺得自己和好多老師很像,常常沒有看到自己,但只要是為了別人(夥伴、學生)就可以變得很有力量。

如果我有著擔心仍然願意試試看,那麼我應該是勇敢的吧?

這兩場對話讓我更覺察自己的內在。對話完後,都是無夢到天亮。

放鬆好多。

從工作坊前一晚做惡夢驚醒,到對話完當晚的無夢安眠,這兩天的身心自在許多。



下週,我和琇芬會帶領薩堤爾師生對話工作坊,謝謝夥伴的報名參與,期待彼此的共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導師的家庭作業

經美女同事們提醒,昨天我們班有個學生考試時狀況較多,例如忘了將答案填寫在答案卡上。又例如,考卷發下去時,請大家檢查有無問題,結果他快下課時,才發現他多拿了一張一模一樣的考卷,少拿了另一張。 今天一早和他對話,了解情況。 他是反應較慢的學生。但從表情看得出來,他很在意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