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孔子的翻轉教學

和太太說,我們太幸福了,因為持續參加了靜宜大學的【閱讀書寫經典創意教學工坊】,讓我們的教學困頓與思索有機會解套。

如果不是【閱讀書寫經典創意教學工坊】這樣的平台,看見這麼多教師們的教學分享,我們那有可能走出去?

今天晚餐,看著老婆發亮的眼神,我想她的教學感悟又多了一層。

以前她是超級認真備課的教師,所以常常不自覺的帶給學生壓力。但她說,因為她今天的備課程度和以往相比顯然差很多很多,所以她反而必須仔細聆聽學生的發言,並串聯與引導學生們的對話,因為空了,今早她才能聆聽。

聽到這裡,我心裡浮現了來自蘇州徐思源老師的分享,她說,她當然會備好課,但重要的是學生看完文章後的領悟與體會,往往在引導學生分享後,她的備課內容也就放著了。

天啊,徐老師已經抵達「平常心」的教學境界。我不由得眼睛淡淡抹上一層薄霧。如何能夠?

我們這些後輩晚生們,高談著翻轉教學,對岸的某些教室裡十幾年來卻一直是如此風景。

教師的精采備課不是為了成就教師自己,而是為搭建一個學習的平台讓學生有所得。

正如徐老師所說,既然學生紛紛表達了自身的思考與領悟,那麼教師個人的領悟還重要嗎?除非是學生們主動追問。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一群師生間的對話那樣~~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侍坐。

子曰:「以吾一日長乎爾,毋吾以也。居則曰:「不吾知也!』如或知爾,則何以哉?」

子路率爾而對曰:「千乘之國,攝乎大國之間,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由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

「求!爾何如?」對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禮樂,以俟君子。」

「赤!爾何如?」對曰:「非曰能之,願學焉。宗廟之事,如會同,端章甫,願為小相焉。」

「點!爾何如?」鼓瑟希,鏗爾,舍瑟而作。(張輝誠老師說,有沒有看到,孔子上課時,學生還可以上課彈吉他,現在我們學生只是滑個手機,算什麼!哈哈哈。)

對曰:「異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傷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夫子喟然歎曰:「吾與點也!」三子者出,曾皙後。

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為國以禮,其言不讓,是故哂之。」

「唯求則非邦也與?」

「安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則非邦也與?」

「宗廟會同,非諸侯而何?赤也為之小,孰能為之大?」

張輝誠老師對於這一段的解說真是精采,令人拍案叫絕。他說,要注意師生之間的對話與互動。

其實這段對話正是翻轉教學最好的註解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教師的自我接納

昨天在苗栗大同高中帶領學思達與師生對話工作坊時,有夥伴好奇我和學生的談話,怎麼常常可以觸動學生,讓學生落淚呢? 答案是沒有落淚的對話,我沒有分享在臉書上。 笑。 對我來說,對話不是為了讓學生落淚,而是我想了解學生。好奇對方。想讓學生知道我的關心。 想貼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