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4日 星期二

我們的身體,我的家

2009-04-10 寫
2014-03-05 修

有一天在等電梯時,想到前些時候和太太聊股市的話,台灣股市是小環境,美國和大陸則是影響台灣股市的中環境,全球則是大環境。投資人所投資的個股必然受到這三個環節的影響。

那麼我呢?我這個人呢?我受到那些因素影響呢?大環境之於我應該是台灣,中環境則是學校,小環境是我現在正住著的家嗎?忽然發現不盡然,我還有一個身體。

身體才是我這個人安頓之所在吧?

之前搬新家前,我熱衷於研究各種與居家相關的知識。對照而言,這個我已經相處三十多年的身體,直到如今我才發現我了解的非常少。什麼食物對他好,什麼氣候他容易過敏,為何會發生偏頭痛等等,我一無所知。現代人的自我或自私自利會不會是一種假象?只是一種心理上的自我理解或縱容?缺乏了對身體的實際感悟,所謂的自我只是意識的飄零吧。

如何和自己的身體相處呢?吳清忠先生認為只要願意傾聽,身體自然會告訴我們他的想法與需求。只要懂得用意念,甚至也能用來按摩穴道。我非常能認同,不是因為我有這樣的體會,而是我有種直覺必然是如此。

這種直覺讓我走到了現在這個地方。當我試著傾聽時,我既取捨了人生的路徑,也被安排了唯一的軌道向前行。

必然是如此。只要願意傾聽,耳旁的風流、身處的氛圍、包括閉上雙眼,都能出現足夠的跡象協助我看清自己。

身體的病痛也是一種試圖和我們心靈對話的表現。告知我們他的需要。告知我們停下腳步,停下空轉不已的心靈。靜下來和他對對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和自己說話(期待)

我被學生小力的一句話激怒了。 我注意到自己的情緒,試著讓憤怒有一個存在空間。此時此刻,我意識到我想破口大罵眼前這個孩子。但我沒有,取而代之的是以下的表達: 小力啊,你這樣對老師說話,我很不舒服啊。我有些生氣。你不該這樣對我說話。很不恰當。你知道嗎? 我其實知道小力為何...